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一章 怀孕

发布:2018/6/1 16:30:20

加入书架

“迟小姐,您已经怀孕一个月了,但是您身体情况特殊,有极大流产可能,必须从现在开始到医院保胎,但这笔费用不小,您得赶紧回去跟您的丈夫商量一下。”

恒远集团总部大厦门口,迟簌簌一手紧紧攥着医院的诊断单,另外一只手正在一遍又一遍拨打着电话簿里一个没有名字的号码。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脑中回想着刚才医院医生说过的话,电话却迟迟打不通,迟簌簌急得都快哭了。

三月的风还透着冬天的寒意,吹在迟簌簌身上,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就在她几乎放弃希望的时候,电话终于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熟悉低沉的声音:“喂?”

“林墨沉,我现在就在恒远门口,你能不能出来……”

迟簌簌着急地说道,谁知话还没说完,就被电话那头的人给打断了:“我现在正在出席一个重要的活动,暂时没有时间陪你,你先回去吧,等我忙完了就去找你。”

这话刚说完,电话那头就传来了挂断的盲音。

迟簌簌睁大眼睛,一时反应不过来。

顿了了良久,迟簌簌才低下头,失魂落魄地呢喃道:“我……我有急事找你啊。”

但这句,电话那头的人却是听不到了。

迟簌簌当然不肯就这么离开,将手机放回口袋,正打算找个地方坐着等林墨沉回来,谁知一抬头,发现街对面的LED屏幕忽然亮了。

熟悉的脸出现在宽大的屏幕上,林墨沉一身黑色西装整洁利索,英俊的面容宛如神铸,漆黑的眼眸中透着凌厉的光,即使唇

角微微勾起,整个人也显得冷漠尖锐。

迟簌簌微微一愣,画面就从林墨沉换成了一个陌生的手持话筒的女人。

“今日,恒远CEO林墨沉与项目投资人顾情小姐一同出席活动,席上两人挽手相伴,看上去十分般配,有记者询问两人关系,顾小姐面露微笑,应该是好事将近……”

好事将近。

站在大街上的迟簌簌将这四个字放在口中轻轻念了一遍,忽然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原来林墨沉说的活动就是这个。

他跟别人好事将近,那她呢?她是谁?

冷风似乎在这一刻猛烈起来,迟簌簌耳边嗡嗡乱响,脚底下大地仿佛也摇晃了起来,在她眼前彻底陷入黑暗的最后一秒钟,她似乎听到旁边有人在大声喊道:“这里有个人晕倒了!啊!她流血了!”

三天后,市中心医院。

迟簌簌正坐在病床上百无聊赖地更换着频道,最近恒远集团做成了一个很大的项目,不管哪个台,都在回放着三天前活动剪彩时的情况,

总能看到顾情挽着林墨沉的手,笑的一脸甜蜜的画面。

迟簌簌看得心口发闷,索性将电视关了,准备睡觉,谁知还没躺下,病房门被人“吱呀”一声推开了。

她跟林墨沉在一起后,按照林墨沉的要求,已经基本断绝了跟其他人的联系,谁还会想起她呢?

迟簌簌好奇地偏头往门口看了一眼,就看到林墨沉一身板正的黑色西装站在门口,光可鉴人的皮鞋仿佛是刚从哪个国际会议上出来。

他英俊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看到迟簌簌还躺在床上后,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眉头:“朝言说你病了。”

迟簌簌不是病了,是流产了。

可她什么都没说,笑着撑起身子看着林墨沉:“你的活动做完了?”

三天前她给他打电话,他让她先回去,结果现在人才出现。

林墨沉听懂了迟簌簌话语中隐含的埋怨,一丝尴尬从眼底一闪而过,但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淡淡道:“这两天有点忙,你之前找我什么事?”

“哦,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明天我有个同学聚会,你愿意陪我一起去吗?”迟簌簌仰头看着林墨沉,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林墨沉却是皱了一下眉,冷冷道:“我想你还记得当初签订的合约。”

迟簌簌一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可心却比想象中的疼多了,她苦笑着艰难道:“是,跟你在一起,不准透露我们之间的关系,尽量减少跟别人的交往……我知道了,同学聚会你不会去的。”

她声音里的失落太过明显,林墨沉微微一怔,忽然意识到自己最近可能有些冷落自己的情人,就上前一步,走到了迟簌簌的病床边,将她揽入怀中,轻轻抚摸着她的头顶,道:“最近比较忙,没有时间陪你,你的钱还够花吗?”

男人总是用这样的话题终结他们之间的对话,仿佛迟簌簌放弃朋友亲人,抛下自尊不计名分地的他在一起就是为了钱一样。

迟簌簌窝在林墨沉怀中,却忍不住想,在外面她不知道的世界里,林墨沉是否也曾经这样拥抱过顾情。

“够用了。”迟簌簌先是回答了林墨沉的问题,她顿了一会儿,到底还是没忍住,小声问道:“你跟顾情真的要结婚了吗?”

拥抱着她的怀抱明显僵硬了许多,病房内沉默了片刻,才响起林墨沉冷冷的声音:“迟簌簌,你没有资格质问我。”

紧接着,那温暖的怀抱就将迟簌簌推开了。

迟簌簌却蓦然睁大了眼睛,她了解林墨沉,知道他这样的反应肯定是曾经或多或少想过这件事情。

她的心脏像是被谁一把揪住了,沉寂了三年的心声忍不住在这个时候透露了出来,她抬手轻轻抓住林墨沉的一抹衣角,轻声问道:“你……你跟顾情结婚,那我呢?”

林墨沉皱眉,才发现这个简单的问题他居然从来没有考虑过。

从逻辑上来讲,他只要跟顾情结婚,就应该放迟簌簌走了。

可一想到这件事情,林墨沉的心就被一种莫名的烦躁充斥了,他不耐地拂开了迟簌簌抓着他衣襟的手,眉头皱得更深:“这件事情跟你没关系。”

“怎么跟我没关系?!”迟簌簌按耐了许久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刻爆发出来,她顾不上着了是医院,忍不住大声道:“你如果跟顾情结婚了,那我就是第三者!我好歹也是你的女朋友,你跟别人结婚,难道不应该至少通知我一下吗?”

  1. 第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