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二章 最是故人重逢时

发布:2018/2/2 12:18:33

加入书架

刚下了机场,莫离就悲哀地发现,这个长大的城市,她现在确实是地地道道的“熟悉的陌生人”了,要是再来一个小孩子“笑问客从何处来”,这可真是太应景了。

原以为自己会歇斯底里,至少是有一点伤感,但是莫离的情绪毫无波动,就像是到隔壁的镇子写生一样,去的时候不过就是几天,马上就可以回去了。

除了现在莫离的这张机票,她的包里却是还有一张返程的机票,恰好就是在三天后。

一直到了莫家,莫离才真的是恍如隔世,好像她不是出国了,而是就是出去玩了一会,然后父母会在门口等着晚归的她,拿出她最喜欢的小点心,嘴上责怪她,实际上心疼地问她开不开心。

以前的生活实在是让人怀念,可是现在的莫离回想起来,只是觉得讽刺万分,当初站的有多高,摔得有多惨,这是在她十四岁那年她学会的,自此这生怕是再也难忘记了。

虽然,她喜欢的玫瑰园依旧,美丽的花儿还在暗吐芬芳,而葡萄架上的葡萄传来阵阵香气,蝉鸣不息,这一切看上去没有什么变化,就连家里的佣人都是原来的那批,也只是暮暮垂老了一些。

其实,怎么可能不老呢?莫离已经长大了,再也不是当初那个无知、天真烂漫的女孩子,在被人欺负的时候会撒着娇求安慰了,现在她的眸子更多的是冷静的,好像是看透了这世上的悲欢离合,在她眼里,不过是袅袅云烟。

而最激动的就是莫父莫母了,这十年来,他们日夜所思的,不过就是他们的女儿罢了。

他们不再是莫离记忆中的模样了,原来的他们,一个靓丽,虽然已经拥有了莫离,可是看上去好像是少女一般,只有在面对莫离的时候,那种母爱的光辉才会出现。而另一个呢,中年事业有成,正是春风得意之时。

现在的他们,已然不再年轻了,好像时光赋予了他们催化剂,将他们提前变得垂老了。莫父的鬓角已经白发丛生,莫母的妆容依旧,可是眼底的皱纹却是怎么也忽略不了的。

虽然,莫离现在很感慨,但是依旧是毫无表示,这一切在她的眼里不过是最为寻常的一件事一样。

可惜,莫父莫母做不到这么淡定了,看着久别重逢的女儿,他们老泪纵横,这一生他们只有莫离一个女儿,可是在他们事业最得意的时候,莫离却被迫离开他们,这是让他们遗憾终生的事情。

缺席了的十年,这是他们无法语言的痛。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父母的眼泪,莫离的心中有一瞬间的释然,或许,这么多年,她怨的不过就是为什么连自己的父母都是这样。

长达十年,三人之间早已是忘记了如何相处,只是默默无言地相视,还是佣人提醒,莫父莫母才连忙招呼莫离吃饭。

都是她熟悉的口味,可是现在莫离却觉得心酸不已,如果是十年前,她一定是毫不犹豫地原谅了他们,可现在她只是沉默不语,安静地吃着饭,也不管对面的人是谁,看上去很像是拥有良好教养的贵族。

气氛很尴尬,最后还是在莫离放下筷子的那一刹那,彻底凝滞了,因为莫离的动作并不是向楼上走去,而是拎着自己的小行李箱朝门外走去,好像这里不过是一个吃饭的餐馆一样。

莫父莫母刚想说些什么,看见眼前的这一幕,又是无奈,又是心疼,莫离已经是独立了,但是显然,她抛却了她所有的过往,就连父母也排除在外。

其实,莫离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逃离,好像那样的环境中让她喘不过气。如果继续在那里,她恐怕是会发疯的。

不知道是哪里,但是莫离只是向前走着,待走出别墅区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好像要下雨一样,看见一家很是老旧的店铺,也顾不得身上是才买的衣服,坐在餐桌旁点了一份以前最喜欢的晚餐搭配。

一份小笼包、一碗馄饨,一碟醋。

而且莫离的习惯是,越是那种小的店铺,做出这些餐点的时候,才是正宗的。而在那些比较高级的饭店里,好像都是一种让人说不出来的感觉,就是没有原汁原味的感觉,总觉得是缺了什么。

要是以前,莫离是绝对不会吃这些的,在莫母的培养下,她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些平民化的食物,让人有一种降低档次的感觉。但是,自从萩笙每天给她送这些食物,莫离并不是很讨厌,反而是很喜欢,让人吃起来的时候更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即使是在英国,莫离也再也没有以前那种在食物上有什么等级观念了,其实,食物只要是让客人觉得好就是好的食物,不然就算是再贵的食物,如果食客并不是很喜欢,不仅是对食材的浪费,还有对厨师心血的糟蹋。

但是,让莫离最没有想到的是,会在这里遇见一个让她痛彻心扉的人。

男人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看上去就是一副精英模样,和这里格格不入,但是,显然老板和他很熟,没有问任何的事情,就将食物端上来了,当莫离看见的时候,才是更加惊讶,他点的东西居然是和自己的一样。

而此刻他身旁并不是空无一人,一个看上去很年轻的女孩子坐在他的身边,看着周围的环境强忍住心里的厌恶巧言嬉笑,好像这一切都是为了愉悦眼前的这个男人。

不得不承认,莫离这一刻想的居然不是其他的,而是现在在黎安树身边的那人不是元流觞,而是一个毫不熟悉的女孩子。

秉持着眼不见心不烦的思想,莫离吃饭的时候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黎安树,好像和他完全不熟悉一样。

可是,当前面投下一个人的身影的时候,这才让莫离抬起了头,居然是黎安树,而他身旁的那人似乎是有些不情愿,但是还是跟着坐在了他的身旁。

虽然,他是自己过来的,但是莫离完全没有想说话的冲动,大抵这十年她学会的就是沉默了。

她这一生最不要脸的时光都付予了黎安树,面对其他人的时候,往往都是淡漠疏离的,就算是现在一直保持联系的萩笙也是交往有度的。

这样的莫离却是让黎安树一点都生气,眼里尽是无尽的光芒,而他的身旁的女人却是心里十分不乐意了,像是宣誓一般挽着黎安树的胳膊,嘴角尽是挑衅,分明在讥讽莫离的不自量力。

埋头吃饭的莫离丝毫不知道眼前的女人已经将她视作了眼中钉。她现在只感觉,为什么这家的馄饨这么难吃,按理说,这样多的人,不会难吃到哪里去的,难道是她在国外的时间太长了,以至于连中餐都吃不惯了。

最后,还是黎安树打破了现在的沉默,“好久不见,阿离。”语气里仍是熟悉的温度,一如他以前的态度。可是收到的回应却是莫离的一声,“嗯,黎先生。”

这样的态度是在意料之中的,可是在旁人看来,简直就是莫离实在是不识好歹,这样大的人物用这种态度对待,莫离还真是架子大呢。

而女人更是怒火中烧,暂且不说刚才黎安树的目光一直在眼前的莫离身上,就连被人无视都不在意,还倒贴着上去贴别人的冷脸,她却苦苦巴结,得到的是黎安树的若即若离。

如果说,黎安树实在是算不得是一个好男人,但是在对待身边的女性的时候,出手都是很大方的,而且都是逢场作戏居多,女人们就像是银货两讫,帮助他演一场戏而已,根本没有任何的损失,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但是,总有一些女人想打破他的规矩,比起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东西,那些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但是,要是谁能成为黎夫人,想必以后的生活也就是高枕无忧了,这个女人就是其中的一员。

尽管有很多失败的先例在,但是有点姿色或是气质的女人总是有些傲气的,好像是证明自己的魅力一样,她成功地被召唤了,但是现在的局面好像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

虽然这女人走的是清纯路线,但是一说话就已经暴露的很彻底了,“你这女人,难道没有听到黎少在和你说话吗?你这是什么态度?不知道的是,以为是哪家没人要的野孩子呢?连教你教养的人也没有。”

她的指甲看上去刚刚褪去了张扬的鲜红色,换上了低调的银灰色,但是依旧能够看得出原来的色彩,好像是遗留在一个人身上的气质是不会变的。

不可置否,女人的话并没有得到莫离的回应,她至少觉得自己没有这个资格去说些什么,十年前她就是个没有任何资格的人。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