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二章 他的要求

发布:2019/2/28 11:09:34

加入书架

看着面前薄薄的卡片,秋念再次愕然。

“我想,我可能不太需要这个东西。”宋五爷的名片,多少权贵都想着拿到一张。

不过,对她这种下餐吃什么都是问题的人来说,这东西大概比不上出租房楼下面店的一碗素面。

宋鹤卿轻笑:“相信我,你会用的到的。”

“承宋先生吉言。”秋念毫无诚意的扯扯嘴角。

公交到站的时候太阳已经西斜,承蒙宋家的几位照顾,她又没了吃晚饭的时间。

秋念扯扯衣服下车,她大概是天生和宋家不对盘吧。

“秋小姐,您好。”

在父亲病房门口,早就准备好的小护士把她堵了个正着。

秋念不自然的拽紧手中的塑料袋,朝着小护士微微笑。

“您好,有事?”

“秋盛明先生的药费请在三天之内结清,否则,抱歉。”看惯重病房内悲欢离合的小护士并不会因为秋念的那张脸有什么动摇,口中吐出几个字,把秋念瞬间打入地狱。

握紧手中的手机,秋念给病床上的父亲塞塞被角。

曾经像一座大山一样挡在她面前的父亲,现在毫无生气的躺在病床上,没有一丝声息。

指甲陷入手心,片刻之后,走廊的嘈杂叫回了她神游的思绪。

病房资源紧缺,自然不能留给他们这种无力支付医药费的病人,自然而然,他们被赶到走廊上去。

手中的电话终究是拨了出去,手中的名片被捏皱。

“宋轩这龟孙子……”

坐在宋鹤卿对面人的未尽之语在他的眼神下讪讪的收回。

宋轩是龟孙子,宋鹤卿是什么?龟儿子?

“你留着那小子在你面前蹦跶什么?”周政明百思不得其解的看着宋鹤卿。

难不成这人为数不多的亲情基因突然爆发?

“还不到时候。”宋鹤卿眼中闪着势在必得的光芒,他的目的从来都不是宋轩那个蠢货。

“现在不是时候,什么时候是?”周政明不信宋鹤卿这老狐狸不明白什么是打虎不死反受其害,现在装什么活菩萨?

当年把他大哥那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吓得提到集团两个字就哆嗦的人感情不是他?

手机的响动打断了周政明,看着上面的备注,送和煊微微一笑,朝着好友道:“现在,是时候了。”

他等的鱼,终于上钩。

“秋念?”

听着另一边醇厚的声音,秋念的忐忑奇异的被抚平。

“宋先生,打扰了。”

这个男人,至始至终了解她的处境,像看着在岸边无力挣扎的鱼,发出恶劣的又无辜的笑。

是啊,谁让他们父女太过于愚蠢?

“您能说出你的条件吗?”手不安的捏着父亲的被角,仿佛从中汲取力量。

不管在外面如何强装镇定,她不过是一个刚刚被父亲放出象牙塔的大小姐,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外面的世界。

“秋念,你觉得,一个男人,对一个尚且算得上是漂亮的女人,会有什么条件?”

随着对面调笑的声音,秋念的心脏仿佛被狠狠的捏了一下。

她想过宋鹤卿会让她对付宋轩,想过太多,唯独没想到,曾经是她名义上五叔的男人,居然对她动了欲。

“你……”宋鹤卿听着对面恼恨的声音,丝毫不恼。

“不然,难道阿念以为我会让你对付宋轩那个蠢货吗?”他好不容易发现的宝贝,怎么能便宜了宋轩?

“阿念,你会答应的,对吧?我在凯越等你。”

听着电话另一边的忙音,秋念颓然的放下手机。

可不是,前半生毫无建树的大小姐除了这副身子还有什么是能值得人觊觎的呢?

失去了家庭的光环,她不过就是最平凡的人罢了。

“爸爸,你快醒来好不好。”趴在父亲的床头,不一会儿,被子上传来闷闷的哭声。

一夕之间,高楼尽毁,秋念眼看着各路债主搬光她家而无能为力。

如今,她终于也像爸爸最喜欢的那个花瓶一样碎成一片一片。

好心情的发过去房号,宋鹤卿看着愕然的好友,扯出一抹微笑。

“宋五,我算是看错你了。”他还真的以为这老王八吃了素,万万没想到,居然从精神上打击宋轩那个毛头小子。

也不知道之后那小子看到前未婚妻成了五叔的情妇会有什么反应?

“很遗憾,你看错了。”

不谙世事的大小姐,在象牙塔中丝毫不被污染,一双清澈的眼睛只能看到你一个人,对于他这种走在黑暗边缘的人是最大的诱惑。

“五叔,你好,我是秋念,阿轩在里面。”怯怯的少女激起了他内心最暴虐的欲望。

秋念也不会知道,只不过是初见的一句话,她就被这男人盯上。

“爸,你说咱们两个是不是都傻?”秋念扶着父亲沉睡的脸,大滴的泪滴在床单上。

父亲看上了杜水云那只母狼,她相处了五年的男朋友不过是个软骨头的家伙。

今天听到的一切,她居然不觉得意外。

果然,磨难是最好的老师。

看,她现在都能面不改色的接受这种丑陋不堪的事实呢。

秋念声音哽咽:“老明,你不醒来,他们都欺负我。”

可躺在病床上的男人,并不会给他一点回应。

走廊上的人来来去去,没有哪怕一个人给她一个多余的眼神。

在这座医院里,她的不幸,只不过是其中不起眼的一点。

把父亲托付护士,在经理的抱怨声中请了假,秋念坐在出租屋里面对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认真的描眉。

今天,她需要是个昂贵而精致的礼物,她的金主,大概不会想要看到她蓬头垢面的出现在他面前。

往常见多了同个圈子叔叔们的荒唐,现在荒唐发生在她身上,秋念不得不说一句荒谬。

等秋念到了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傍晚,等在门口的助理看到她的时候明显的松了口气。

秋念心下好笑,难不成怕她跑了?

现在父亲的生死全都在她一念之间,她又能跑到哪里去?

“秋小姐,请。”

大概是见多了,助理先生没有分给她哪怕是一丝目光,奇异的让秋念感到安心。

不过就是一场交易罢了,她现在在这不情不愿的矫情什么?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

助理目送她进门之后礼貌的拉上门,空旷的房间只留下两个人面面相觑。

片刻之后,穿着藏青浴袍的宋鹤卿笑着打破了两个人之间的僵局。

他自然地仿佛今晚只是一场再正常不过的约会。

秋念讪笑:“我能跑到哪去?宋先生不是比我自己更清楚我现在的处境吗?”

“既然如此,去洗澡。”

宋鹤卿听到她的话,眼神一冷,自然的放下手中的红酒。

小猫固然可爱,伸爪子挠人就需要调教了。

……

秋念躺在床上,感受到耳根湿润的气息,宋鹤卿滚烫的舌尖毫不温柔的由耳畔游弋向下,秋念不自觉的绷紧身体,想要逃离,浑身上下却没有一点力气。

感受到身下人的微微的颤栗,宋鹤卿喉间发出沙哑醇厚的笑:“阿念,你在害怕?”

秋念感受着这男人的爱抚,哑着嗓子道:“宋先生,您有在床上谈心的习惯?”

昏黄而暧昧的灯光下,男人俊颜微沉,片刻之后从秋念身下抽出湿润的手指,暧昧的笑:“是我的错,阿念不满足了吗?”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