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恭敬不如从命

发布:2018/11/9 14:55:38

加入书架

大将军表情一变,语气带上一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你果然还是对太子余情未了!三殿下通透睿智,人品皆是上佳,要是有他相助,我们将军府定能保的太平,如此,岂不是比那太子好上百倍?!”

君子岚倔强地看着大将军:“女儿觉得,既然太子殿下胜券更大,那我们不妨助他一把,来日他继了位,我们必定丹书铁券、功绩无双。”

“功绩无双?子岚,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功高震主?!以太子多疑的性格到时怎能放过我们。”大将军冷了脸,一张端穆的俊脸透出丝丝冷酷。

君子岚毫不退让,直直迎视大将军的冰冷目光,掷地有声道:“太子殿下与我情投意合,定不会忘恩负义!”

他当然会忘恩负义,还会屠尽将军府,折磨她到生不如死。

不过,他当上了皇帝是事实,这次她依然会助他,然后……将他从九五至尊拉下万丈深渊!!

大将军冰渣子一样的眸光落在君子岚身上,浑身散发着一股肃杀之气——那时久经战场洗礼的将士才会沾染的血腥。

君子岚沉下脸色,脊背挺直与父亲对视,气势竟然不输大将军!

凌墨寒的确智慧过人,可再聪睿也终究抵不过皇权天威,太子一旦登基,怎么可能放过这位曾威胁到自己帝位的兄弟?

大将军胸膛起伏,似乎被君子岚气的不轻。

君子岚看着父亲那张被战争冲刷出沧桑威严的脸,脑海中,得知自己要嫁给太子后、他一夜多出几根白发的一幕白发乍然浮现。

前世,父亲被一杯毒酒赐死倒在大厅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还有她的孩子……

一股深深的无力感自心底涌起,蔓延到她的四肢百骸,各种悲恨悔怒的情绪席卷而来,压得君子岚喘不过气,几乎将她溺毙。

半晌,她按下所有杂乱思绪,抬起头看着依旧冷脸的父亲,眼底一道深沉哀伤划过:

“夜已深了,女儿告退。”

已经将近亥时,夜幕拉开浓重的网遮盖住一切颜色,天际只一轮明月高悬,无星无云,万籁俱寂。

此刻将军主卧房内,夫人已卸妆梳洗,刚熄了灯准备就寝,忽闻‘咚咚’敲门声,心下疑惑,款步行至门边。

门外,一身简约素衫的君子岚立在廊道,见了夫人,盈盈一笑。

“女儿知父亲公事繁忙,特意前来陪伴娘亲。”

“快进来!更深露重的,冻坏了可怎么得了?”夫人面露担忧,忙招呼君子岚进屋,掌灯倒茶。

君子岚接过热茶啜饮一口,抬起头看着眼睛依旧红肿的夫人,欲言又止,片刻之后,终于抿了抿唇开口道:“娘亲,可否允诺女儿一件事?”

夫人拍了拍君子岚的手,柔声道:“你先说来听听。”

“方才在祠堂,我与父亲闹得有些不愉快,他要我嫁给三殿下,娘亲你是知道的,我与太子……两情相悦,娘亲可否帮女儿劝服父亲,支持太子殿下,等他有朝一日继承大统,女儿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君家便可享有无上尊荣!”

君子岚脸上带着憧憬,希冀能打动夫人,她知道,娘亲向来以她的幸福为重。

夫人神色沉凝起来,没有像君子岚以为的那般立即答应,而是轻叹了一口气。

“为娘一直盼你能过得好,过得幸福,这就够了,那些个什么名誉尊荣都是虚的,你父亲他不愿你嫁给太子,是不想你到时陷入险境,娘也望你平凡快乐等等度过一生。”

“娘亲!你难道要女儿嫁给不喜欢的人?”君子岚眼睛微睁,不可置信道。

夫人面上掠过一道难色,眉尖蹙起。

“娘当然希望你和你日后的夫君能情投意合,但……太子殿下不是能托付终身的人啊,子岚,为娘也劝你,歇了对太子的这份心思吧,三殿下他,是个不错的人选。”

太子殿下心机城府过于深沉,为了权势不择手段,三殿下则不同,智谋过人却又淡泊名利,身处朝堂权力漩涡尚能游刃有余,定能保子岚一生无虞,给她想要的幸福。

凌墨寒,才是适合子岚的人。

君子岚面色戚戚,心知自己暂时劝说不了他们,只得压下纷杂情绪,等待时机再伺机而动。

想着,她换上一副笑脸道:“不说这个了,娘亲,女儿好似很久没跟您睡了,今夜我就赖在这里不走了,娘亲可不许赶我。”

“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一般。”夫人失笑,眸中闪烁着温和爱惜。

“在娘亲这里,我就是个孩子。”君子岚偏头粲然一笑,夜色下那张倾世绝伦的脸更加夺魂摄魄。

……

“你是说,姐姐今夜留宿在夫人房中?”

布置精巧雅致的房间内,君子若躺在雕花木床上,身上多处缠了纱布,脸色依旧苍白,有些吃力地侧头看向贴身丫鬟竹烟询问道。

得到肯定答复后,她立即眉开眼笑:“那真是太好了,我还担心姐姐会为我的事和夫人生出嫌隙,如今看来倒是我多虑了。”

君子若笑得一派天真,完完全全就是为君子岚和夫人着想的模样,没有半点不甘怨怼之色。

“小姐。”竹烟咬咬唇,看了一眼被打得皮开肉绽的君子若,语气有些泛酸:“夫人也太偏心了,小姐你都伤成了这副样子,单单嘱咐几句就走了,现下又和大小姐……”

“住口!”君子若冷了脸呵斥道:“我不过是一个外人,能得夫人收留已是万幸,哪里还敢奢求其他?夫人和姐姐母女情深是好事,你……嘶——”

君子若倒吸一口凉气,因为轻微的动作牵扯到伤口皲裂,纱布有红色浸染开来。

竹烟心头一惊连连认错,忙将君子若扶下躺好。

君子若看一眼惊惶不安的丫鬟,缓下语气道:“好了,以后莫要让我再听到这些闲言碎语,下去吧。”

……

翌日,一大清早,将军府就迎来一位贵客。

府中大厅内,一位气质清雅高贵的男子长身而立,着浅紫流云暗纹锦袍,玉冠高束,风仪萧萧,单一个背影就足够让人心驰神往。

“不知三殿下驾临敝舍,有失远迎。”一道低醇浑厚的声音远远传来,打破一室的平静。

男子闻言转身,露出一张琼枝玉染的俊美脸孔。

“大将军。”凌墨寒开口,冰玉相击般的声音泠泠泄出,带着轻轻浅浅的笑意:“听闻大将军长年征战沙场,留下不少病根,这是我带给您的上乘药膏,请务必收下。”

凌墨寒手从袖中掏出一个檀香红木小方盒子,递给大将军,修长的手指骨肉均亭、温润如玉。

“哈哈,殿下有心了。”大将军爽朗一笑,也不推辞,干脆大方地收下,目光不经意间瞥过盒子上的一小段红绸,笑得越发开怀。

这样一个龙章凤姿、风神俊秀的人物,才配得上他的女儿!

凌墨寒被大将军这般带着审视的目光盯着也不退缩,坦坦荡荡任他观察,俊雅非凡的脸上没有半分怯懦不满。

半晌,大将军又是一阵大笑,整个人透着一股神清气爽的欢心,像是遇到了什么喜事般。

“不愧是三殿下……甚合我意,甚合我意。”

也不知凌墨寒有没有听懂大将军话中的未竟之意,只见他微微屈身谦恭行了一礼,含笑道:“药膏已然送到,那我就告辞了。”

大将军见凌墨寒作势要走,急道:“三殿下,既然已经来了,何不多留片刻?”

他见凌墨寒迟疑,似乎在思索权衡,片刻后对大将军歉意一笑。

大将军一惊,眼看凌墨寒提起衣袖一副要拒绝的样子,忙不迭的又接了一句:“三殿下不必担心,我这就命小女子岚陪您随行。”

可凌墨寒提起衣袖的手却并未停顿,直直的行了一礼,清浅的笑带着一抹在凌墨寒唇边漾开,分明带着点点得逞:“那……恭敬不如从命。”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