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其罪有三

发布:2018/11/9 14:55:38

加入书架

大将军府地处西市,离皇宫并不远,两辆马车,不多时便到了,一行人下马。

不远处走来一道明黄色身影。

“见过太子殿下。”君子岚垂眸,不卑不亢,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凌墨萧狭长的眸子流出精光,穿过重重人海大步向她走来,手臂微张,欲将君子岚扶起。

“子岚可算来了,本王早已等候多时了!”

君子岚快一步起身,手臂不经意间从他手中划过,“劳太子殿下挂心,唤臣女君姑娘便好。”

凌墨萧眸光微愣,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脸色一僵,落在君子岚眼中,不由得抿了抿唇。

凌墨萧心胸一向狭隘……

“太子殿下,宫宴就快开始了。”一道清冷温润的声音传来。

君子岚侧目,只见一男子驾着寒风缓缓走来,一袭蓝色滚边对襟白袍,领口的顶级雪貂绒随风飘动,抚过他精致的脸颊,越发的温润如玉,能拥有这般气质的,正是三皇子——凌墨寒。

“三弟说的是,父皇母后也该等的急了。”凌墨萧阴沉着脸,声音低沉,说完便拂袖转身大步离去,奴仆们见状,连忙小跑跟上。

君子岚等人也跟在身后,只凌墨寒落后了几步,正好站在她的身侧,在一群精心打扮的人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大小姐没有什么想说的吗?”清冷的声音落在耳边,像是在询问,唯君子岚听出了他言语间不易察觉的笑意。

“多谢。”君子岚垂眸,语气淡然。

“客气了。”凌墨寒轻笑出声,如破冰之泉,响在君子岚的心间。

几人就这么不紧不慢的往宫宴赶去。

宫宴很快就开始了,大殿中间升起高台,载歌载舞。

“姐姐,若是你能跟太子殿下结为良缘,便是再好不过了!”君子若说着,夹了一块水晶糕放在君子岚的碟中。

君子岚嘴角含笑,夹起水晶芙蓉糕,唇瓣微启,咬了一小块,状似无意般问道:“那妹妹呢?姐姐倒是觉得,妹妹才跟太子殿下天生一对。”

好似被人戳中了心事,君子若一愣,面容染上慌乱之色,“姐姐莫要再调侃妹妹了,这世间,怕是只有姐姐配得上他了。对了,今日妹妹还给姐姐准备了惊喜!”

君子岚垂眸,遮住了眼底的冷意,“拭目以待。”

高台上歌舞升平,各家准备了节目的小姐们也依次上台表演,很快就轮到了君子若。

她为了今日的宫宴精心准备了一番,特意让人先铺上了流光溢彩的水琉璃纱,换上了一身月白色的留仙裙,配着软纱罗的披帛,浑身上下挂满银铃,莲步微移,便散出清脆悦耳的铃声,仙气袅袅。

看着台下众人灼灼的目光,君子若抿唇,有些忐忑的扫了凌墨萧一眼,见他身子前倾,手执酒盏,狭长的凤眸透着期待,心底便松了一口气,高昂起头,自信在脸上绽放,灿灿生辉。

纤细的身影随着丝竹声时停时转,腰间的铃铛配合着发出悦耳的声响,柔和又庞大的力量将瑶仙舞展现的淋漓尽致!

观此,龙颜大悦,台下也是称赞声一片。凌墨萧含笑饮尽杯中酒,狭长的凤眸扫向君子岚,带着猜不透的笑意。

君子岚眉头紧皱,干脆不再看向台上的君子若,低头盯着自己碟中的点心。

可奈何无论她看向哪里,都无法忽视那道灼人的目光,心情不由得更加烦闷。

“呵。”轻笑声响起,君子岚面色燥红,心底忍不住暗咒。

看起来一副绝世佳公子的模样,若是让人知道他竟是如此的没脸没皮,不知会让多少妙龄女子黯然神伤。

君子若一舞作罢,额间带着薄薄的汗意,原本欣喜的眸子却在触及凌墨萧看向君子岚的目光时烟消云散,化为浓浓的妒意。

她低垂着头,双手在袖中紧紧的攥成拳头,浑身发抖,不知是气的还是累的。

“说吧,想要什么赏赐。”皇上开怀大笑了一阵。

君子岚抿唇,眸光紧紧的盯着高台上的君子若,双手不觉紧攥。

“皇上!”君子若忽然跪倒在地,眼角泛起泪花,“臣女只有一事相求。”

“哦?何事?”皇上见状,眉头一皱,言语间染上一抹不易察觉的警觉。

君子若擦了擦泪滴,转头看了一眼凌墨萧,只要能帮助殿下达成心愿,受点委屈又如何。

“臣女……臣女希望皇上下旨,将姐姐嫁入太子府!”

话音刚落,满座哗然!

君子若冲着皇上磕了一头,继续道:“臣女和姐姐一同长大,姐妹情深,自是知道姐姐同太子殿下情投意合,不忍姐姐受这相思之苦,特借此机会来替姐姐请旨,请皇上成全,以太子殿下的相貌和姐姐的倾城之姿,若是来日有了孩子,也定然是举世无双!”

君子若的一席话恍若巨浪在宴席上层层蔓延开来,就连皇上也满是诧异,随即陷入沉思。

将军夫人面色惨白一片,大将军更是怒不可遏,一向稳重的他恨不得上前将君子若扔回老家!

君子岚双手紧攥,指甲嵌进肉中而不自知,一想到她亲口喝下自己孩子熬的汤,胃里便一阵翻腾,胸口也蔓延着剧痛。

举世无双的孩子?

要不是君子若和凌墨萧,她的孩子又怎么会死!

思及此,君子岚噌的站起,大步向前,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右手高举,狠狠的冲着君子若的脸扇下!

“啪!”

清脆的声音伴随着君子若不敢置信的目光,让每个人都为之一颤,唯凌墨寒嘴角不易察觉的勾起,品了一口手中酒,唇瓣浸上点点湿润。

“姐姐……你为何要打我……”

君子岚触及她眼角一闪而逝的恨意,眸光微颤,转身,“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皇上息怒!妹妹年少不懂事,犯下滔天罪责,还请皇上不要怪罪,一切由臣女一人承担!”

“哦?她犯下什么滔天罪责了?”皇上闻言,眼中闪过一抹凌光,沉声问道。

君子岚低着头,死死的咽下喉间的酸涩,一字一句道:“殿下贵为太子,又怎是我一普通官家女子所能高攀,攀权富贵其罪一!”

“太子殿下的孩子乃是当今皇孙,是皇室血脉,就算日后确实如妹妹所说嫁入太子府成为皇室中人,那也是日后,胆大妄言其罪二!”

“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太子妃这个位子最适合的人,想必皇上早已决断好,又怎容她来插手,妄图左右皇上,其罪三!”

语罢,君子岚俯首,头抵着地,“这些罪责,臣女愿一人承担,望皇上对妹妹开恩!”

寂静,整个大殿陷入一片沉寂。

良久,皇上才缓缓叹了口气,“罢了,罢了,念在你心思剔透,朕就不予追究了,起来吧。”

“谢皇上。”君子岚站起身子,冲着君子若道,“妹妹,还不快谢过皇上。”

君子岚面上尽是感激,可掌间的湿润却泄露了她的紧张。

方才若是差错半点,恐怕君子若的诡计就要得逞了,她自然会嫁给太子,但决不是顺着君子若来,她上辈子走过的路,受过的苦,怎能轻易忘却,她要一点一点的让他们偿还。

君子若一手捂着高肿的脸颊,一手在袖中死死的掐着方才舞过的红绸,眼泪不停的从脸颊划过,一滴一滴打在地上,咬牙道。

“臣女……多谢皇上开恩。”

凌墨萧脸色铁青,攥着酒盏的指节泛白,眼中满是不甘,最后也只能一仰而尽,将一切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而凌墨寒嘴角带笑,清冷的眸子在触及君子岚右手的红肿时,僵了些许,化为浓浓的寒冰,竟比殿外的风霜更甚。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