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打草惊蛇

发布:2018/11/9 14:55:38

加入书架

翌日。

君子岚用完最后一口桃花粥,桃花粥软糯适中,带了点甜味却不腻,入口即化,咽下去之后唇齿间还留着芳香,若不是今个吃的有些撑,她还想要在添置一碗。

君子岚接过梅儿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嘴角放下帕子,抬眸看向母亲,嘴角微微一勾笑道:“母亲,女儿想去看看子若,不知她得伤势可好。”

夫人闻言顺势放下手中的瓷勺,眉尖蹙起,随即舒展开来,微微颔首:“去吧,不可多逗留,怕过了病。”

“女儿知晓。”君子岚刚要起身,似是想到了什么,欲言又止。

这倒引来了夫人的好奇,她莞尔一笑,打趣道:“你这孩子,今日怎么变得忸怩起来,有话快说,可是还想喝一碗桃花粥?娘亲可不是什么小气之人。”

君子岚羞涩一笑,虽说她还想再来一碗,但是实在吃不下了,“女儿想给子若求母亲房里的玉肌膏,父亲下手重,女儿家的,留了疤自然是不好看了。”

夫人怔愣片刻,会过神来,欣慰道:“原来是为了这事,我这就让人去给你拿上玉肌膏。”

夫人侧头吩咐站在一旁的吴妈,“你去把装着玉肌膏的盒子给我拿来。”

吴妈领命将紫檀盒子端来走到夫人面前。

君子岚求得自己想要的东西,起身对着母亲盈盈一拜,秋水剪瞳中透着感激。

“女儿替子若谢过母亲了。”

夫人连忙伸出手,扶住了行一半礼的君子岚。

“这玉肌膏虽然珍贵,可女儿家得更珍贵。”

夫人接过盒子,亲手交到君子岚手里,又挥了挥手,让人退下。

直到房里只剩下她与君子岚,夫人这才开口道:

“你妹妹自幼失去母亲,当年她母亲与我交好,我也不愿让她磋磨在那杂乱的后院之中,便接了过来。”

夫人顿了顿,眸中闪烁着泪花,“此次她犯了错,险些害得我们一家陷入危机,你父亲动用家罚我没拦着,便是希望她能吸取教训,以后不要再犯。”

“这里面,不止是玉肌膏,还有那玉肌膏的方子,你把那方子收好,你妹妹那就不要提起了。”

君子岚诧异的看着手里的盒子,她虽然知道母亲这里有玉肌膏,却怎么也没有猜到,母亲手里竟然有玉肌膏的方子。

难怪,上辈子君子若差点毁容,却也逐渐好了起来。

当时她是猜测到她手里有玉肌膏,可那时候玉肌膏已经随着母亲消失了,便以为是她重新配的药,看来,她应该是拿到了方子。

手不由自主的抓紧盒子,沉着的脸色,整个人变得阴沉起来。

“怎么了?”

回过神来的君子岚看到夫人担忧的神色,浅吸了一口气,扬起一抹笑容,若无其事的说道:“无事,女儿只是想到了一件事,这玉肌膏如此中重要,方子还是放在娘亲手中比较安全。”

说着,君子岚打开盒子,拿出里面的玉盒,在把下层的锦布掀开,一张筏纸放在了下方,浅淡的桃花香味弥漫开来。

君子岚看了一眼便把装着方子的盒子合上了,把盒子重新放到夫人手里。

夫人捧着盒子愣了一下,“这方子虽是贵重,但放在娘这里也没什么用处,你且拿去吧。”

“我若是有用的地方直接来管娘亲要就是了,何苦要个方子?娘亲不会不舍得给我做吧?”君子岚眼中带着狡黠的笑意。

夫人用长袖掩口,轻笑了几声,脸上保养的很好,一笑却也有了几道细小的皱纹,“不要也罢,娘替你留着,快去看你妹妹吧,天冷了可要多添置些衣物,小心着凉了。”

君子岚调皮地应了一声,便离开了,背影却不似刚才那般调皮,多了些成熟稳重的意味,夫人站在她身后,不知为何,忽然想叹一声。

君子岚到君子若房里的时候,恰巧碰上了君子若醒来。

君子若身着素蓝色的罗裙,两道浅眉微弯,面色发白,却不掩其风采,若不是上一世被嫉妒蒙蔽,应该也能嫁一户好人家。

她虚弱的抱着圆枕,背朝天的躺在床上,满脸歉然的道:“姐姐来了,妹妹却卧床不起实在是有失远迎。”

“今个是我叨扰了,妹妹身子有恙,我不请自来,该是我和妹妹道歉。”君子岚快步走到君子若床前。

婢女很快把坐凳搬到床头,让君子岚坐下。

君子岚坐下,拿出了玉肌膏递到君子若面前。

“此乃玉肌膏,我向目母亲求来的。女孩子家的,留了疤不好看。”

君子若看着那玉色的小瓶,微微垂下眼帘,却没有伸手去接。

“这怎么使得,玉肌膏如此珍贵,姐姐还是快快收回去,府中大夫已为我开了药方子,喝了便是了,哪儿用的了如此珍贵的东西。”

君子岚勾了勾唇角,“大夫开的药方是好,可这玉肌膏除疤的效果是最最好好的,这可是我向母亲央求,你若不接,岂不是让姐姐为难。”

说着,不由分说的塞到了君子若得手中。

君子若看着手中的玉肌膏,默不作声,半响缓缓开口道:“那妹妹就在这里了先谢过姐姐了。”

“这就对了,不知妹妹最近可好,要是下人伺候的不用心,你大可以放心和我说,我会让娘亲替你做主,你来我家住着,自然是不能让你受了委屈。”

看着君子若神色一僵,但看快掩去,君子岚心惊之余,觉的畅快。

君子若不喜欢她寄人篱下的日子,她非要在她面前提起,让她时刻记住,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不过……她没想到君子若小小年纪心思如此深沉,难怪上辈子的她,致死才发现她的真面目。

君子若微微垂下脑袋,闷声说道:“妹妹一切都好,姐姐不必担心。”

丝毫没有察觉,抓着玉肌膏的手悄然攥紧力气。

“没事就好,昨个贵客上门,我亲自送人出去,谁知回来时,碰倒一个可疑人,却没有跟上,让他给跑了。”君子岚说的漫不经心,视线却紧盯这君子若的神色。

可惜让她失望了。

君子若眼中满是担忧,伸出手抓住了君子岚的手,“姐姐,此事你可通知了将军,将军府戒备森严怎么会有贼人呢?”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