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4章 妈妈,什么是小三?

发布:2019/1/21 15:48:37

加入书架

秦烟整理完开盘典礼需要用到的资料,已经九点多了。

秦烟肚子有点饿,打算煮碗面吃,打开客厅的灯,才发现隔壁的卧室有动静。

秦烟眉头一皱,推了门进去。

一米多宽的儿童床上,秦茵茵穿着花色的卡通睡裙,额头上还贴着白天幼儿园老师奖励的小星星,左手翻着什么东西,右手拿着一支朋克笔,在一边圈圈点点。

“茵茵,怎么还没有睡?要妈妈陪你睡么?”秦烟这几天实在太忙了,有些疏忽了这孩子。

茵茵三岁了,很乖巧很懂事,从不会给妈妈添麻烦。

因为是早产,她比一般的小朋友要轻一些瘦一些,身体更差一些。但茵茵却没有一丁点儿小孩子脾气,生病的时候,都乖巧得让人心疼。

秦烟庆幸,三年前,在那个阴暗的浴室里,她费尽力气保住了这个可爱的女儿。孩子跟着她姓秦,因为薄云深不肯认她,薄家也不肯认她。

这样很好,秦烟并不想让自己的女儿牵扯到豪门的内斗中去。

“妈妈!”秦茵茵兴奋地叫出声来,“妈妈做完工作了么?”

“嗯。”秦烟点了点头,欣慰地笑。

她弯下身子,将茵茵从小床上抱起来,余光却刚好瞥见了床上的那份杂志。

杂志上,薄云深和唐甜的笑,显得格外刺目。

这份杂志到底是哪儿来的?

为什么会出现在茵茵的床上?

秦烟的脑袋嗡了一下。三年井水河水分明,到了这一刻,她才觉得,有些人的存在,就是为了搅乱她和女儿平静的生活。

“妈妈,小三是什么意思呀?外遇是什么意思呀?”秦茵茵嘟着嘴,咬着牙,气呼呼地说,“我们隔壁班的老师说,我爸爸找小三了,有外遇了,不要妈妈了!”

秦茵茵的声音不大,甚至微弱到可以被人忽略,可就是这样一句微不足道的问句,在秦烟的心底炸开了一个巨坑,可以吞噬掉她在职场上的所有成就感。

“杂志上都是乱写的,小孩子不要看这些!”

秦烟接过杂志,反手就扔进了垃圾桶。

她的手指有些发颤,因为就在那个瞬间,她似乎看到杂志上茵茵圈圈点点做下的标记。“薄云深”、“秦烟”、“唐甜”、“小三”、“弃妇”,这些字眼都被她圈了出来,有些地方还打上了问号。

秦茵茵显然没料到秦烟会这么生气,一双乌溜溜的眼眸,瞬间就盈满了泪水。

“妈妈,他们说得是不是真的?爸爸是不是不要妈妈了?爸爸也不要茵茵了吗?”

“同桌小胖还说茵茵是野种。妈妈,茵茵查过字典了,野种的意思,是说茵茵不是爸爸妈妈的孩子么?”

“妈妈,茵茵难道不是妈妈生出来的吗?”

秦茵茵终于忍不住了,泪珠断了线似地,不停地往下掉,一颗颗地砸在秦烟的手背上,也砸在她的心上。

秦烟的双眼也跟着朦胧了。

原来她之所以用马克笔圈下那些词,是为了查字典。如果不是今晚被她撞见,茵茵大概不会主动问她这些。

孩子是怕她伤心,才悄悄地做了这些事。

“茵茵不哭,茵茵不要听别人胡说。爸爸爱妈妈,爸爸也爱茵茵,爸爸不可能不要妈妈的。”秦烟将她放回床上,而后伸手擦了擦她的眼泪,“你这样说爸爸,要是让爸爸听到了,爸爸会伤心的。”

“是吗?”

秦茵茵拧紧了眉,“那爸爸为什么不来看茵茵?茵茵从来都没见过爸爸。”

秦烟又被噎住了。

星月湾是秦烟自己买的房子,茵茵出生之后,她就一直带着茵茵住在这里。薄云深不认茵茵,自然一次都没有来过。

她偶尔会给茵茵看薄云深的照片,告诉她,她和别的孩子一样,也是有爸爸的。只是爸爸和别人家的爸爸不一样,爸爸要管理很大的公司,要挣钱给妈妈和茵茵花。

这些话骗骗小孩子还行,可是现在,茵茵已经越来越大了,越来越懂事了。

“谁说爸爸没有来看过茵茵?爸爸每天下班都很晚,很晚很晚的时候,爸爸会来看茵茵,但是茵茵睡着了,茵茵不知道。”秦烟硬着头皮解释。

秦茵茵皱眉:“妈妈,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秦烟的喉咙一酸,“爸爸要努力工作,给妈妈买大大的房子,给茵茵买好多好多漂亮的衣服。茵茵和妈妈很幸福,别人就是太嫉妒我们了,才会恶意诋毁爸爸。”

“好吧。”秦茵茵朝着秦烟眨了眨眼睛,“我相信妈妈。那么妈妈可以让爸爸抽空送茵茵去一趟学校吗?茵茵要让同学们看看,茵茵是有爸爸的,爸爸没有不要茵茵,茵茵的爸爸是这个世界上最帅的爸爸。”

秦烟噎住。

“妈妈,好吗?”秦茵茵拽着她的袖子,一脸委屈地恳求。

“好。”秦烟无法拒绝,“等爸爸有空了,妈妈就让他送茵茵去学校。现在太晚了,茵茵先睡觉,好吗?”

“太棒了!谢谢妈妈!”

秦茵茵兴奋地跳起来,下一秒就呲溜一下钻进了被窝,乖乖地躺下。

秦烟的心不能平静,没有留下来陪她,而是跟她说了“晚安”,抬手关了房间里的灯,转身就出了宝宝房。

秦烟坐在客厅里,盯着手机通讯录上的名字看了很久,最终还是没有拨过去。

算了吧!

让薄云深送茵茵去上学?

她这是在想什么呢?

痴人说梦吧!

与其这样,还不如帮茵茵转校。

秦烟回到卧室,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最后还是给闺蜜陆想想打了电话。

“想想,明天洛神湾开盘,我可能会忙到很晚,你帮我去幼儿园接一下茵茵,好不好?”

陆想想立马应了:“没问题!”

“想想。”

“阿烟,你是不是还有事?”电话那边停顿了一下,陆想想又接着问,“今天早上的杂志我看到了,你还好吧?要我说,薄云深那个烂人,实在是太过分了!那个小明星除了年龄比你小,别的哪里比得上你,要脸没脸要皮没皮的!放着家里的美娇娘不要,偏要到外面捡些垃圾,薄云深的品味也太差了点吧?”

“想想,我要跟你说的,就是这件事。”秦烟眉头一拧,“薄云深和唐甜怎样,我不管,但是这件事让茵茵知道了。明天你去学校接茵茵的时候,帮我探探老师的口风,看能不能帮茵茵转学?”

“这是转学能解决的事吗?”陆想想埋怨,“要我说,你为什么不跟薄云深讲清楚十一年前的事?你这么拖着,不是个办法!”

“…”

秦烟长时间的沉默。

陆想想知道自己的语气重了,连忙道:“好了好了!就听你的吧!我明天下了班去打听打听,但是阿烟,我不希望三年前的事情再发生一次。如果薄云深还是那么过分的话,我倒宁愿你离他远一点,再远一点!哪怕是离婚也好!”

“嗯。”

“以你的长相,你的能力,就算是一个人带着茵茵,也照样有人喜欢。”陆想想撇了撇嘴,“照我说,你们公司那个公关部的陆总监就不错!”

秦烟眉头一皱,语气沉了下来:“瞎说什么呢?陆翊是云深的表哥。”

“表哥怎么了?表哥好啊!”陆想想为秦烟鸣不平,“就是要让薄云深看看,他以为一无是处的老婆,其实是别人手中心的宝!”

“好了!想想!我和陆翊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

秦烟没给陆想想接着往下说的机会,直接挂了电话。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