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三章:心绪何辨

发布:2019/4/23 14:11:08

加入书架

“主上,有人来了。”静谧的卧室里一个男声响起。

那卧室少见鲜亮粉嫩的颜色,基调都是些白黑、或是黄棕,整个卧房一目了然,没有悬挂任何闺阁少女喜爱的纱帘或是珠帘。当地放着一黑檀大理石书案,案上随意磊着数本书册、笔帖,一侧摆着墨玉冻石砚台。墙上横一副深夜竹林图,落款“凤举”,还有支做工精良的洞箫挂于其右。角落立着一座自鸣钟。卧榻是酸枝的古塌,格外宽大不说,在那三面围栏也没有什么精细的雕刻,只做了了了几层简单镂空。

房间给人的感觉就是大气清爽却不失身份,确实十分漂亮。但说这里是年轻女性的居室那就不可信了,旁的不论,女儿的房里总会放置梳妆台,而这样一个甚至没有镜子的房间,如果能让人相信它属于一位姑娘?

可惜事实就是这样。在那酸枣枝古塌上,一个人影把自己严实的裹在被子里,连头都没有露出来,只能从被子隆起的程度看出有人,颇担心那人会不会把自己闷死在里面。

奇怪的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屋子里并不能发现方才说话男子的形迹。

这时被子动了动,伸出一只毛茸茸的脑袋来,明显是睡得极不安分,黑发被弄得乱糟糟的,碎发四翘。浓密的睫毛抖动一下,她慢慢睁开了眼,一双琥珀色的眸子带着丝不解和迷茫打量着前方。

是了,丘涣猜测自己是少数民族之后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她的瞳孔颜色要比常人的浅许多,是一种接近琥珀的奇妙颜色,再加上那双大大的凤眼,勾起人真是不要命的。

“小陌?”不知是因为没有听清他刚才的话,还是初醒后独自在床上的无助感,反正她迷迷糊糊地、先叫了一声元陌。

“……商容他们来了。”元陌又说一遍。

丘涣扁扁嘴,有点犯懒不想动。刚打算让他叫他们别过来了,却在无意中瞥见角落那个自鸣钟,想了想还是从被子里挪了出来,开口到:“让他们等等,我换件衣服。”

元陌不知道她这番心路历程,只是依言从房梁上跳下,打开房门出去了。正挣扎着起床的丘涣看到他这动作没忍住笑喷了,心下却无奈,虽然已经说了好几次却是一点没用,这人还是老往房梁上蹲,也不怕把她房间的大梁给压断。

那边的商容二人在里间,段云翮兴奋的四处转悠,看看这里的剑、摸摸那个画框,接着盯着那落款不动了。把自己看做半个主人的商容已经把茶壶里的冷茶倒了换了壶新茶,至于某人什么“喝完茶茶壶不洗”这种事嘛,只能说习惯就好……

“商弟弟,大堂的字是谁提的?”专注看画的段云翮突然发问,沉浸在“哀伤”里的商容一时没反应过来。

“啊?哦,那个‘清音应空谷’,我写的。”

段云翮了然点头:“是不是‘清音应空谷,潜波涣寒潭’?”

“恩,确实是,我还是小时候偶尔看到这句诗的,段小——云翮小姐好文采,居然马上就能说出来。”商容打个嗝楞,想起之前段云翮在问清两人年纪之后一脸正气的说出“别这么文绉绉的,既然我年长些,我们就以姐弟相称好了,正好我没有弟弟”的样子,他真是郁闷的很。抗争半饷,最后至少免去了叫姐姐的惨剧。云翮就云翮吧,丘涣不也叫她云翮嘛,商容苦哈哈的自我调侃。

不过说到底两人相识不过一天,也没有什么相谈甚欢啊一见如故的感觉,商容虽然确实很惊奇段云翮的广博,但这称赞也就是个场面话而已,没什么真情实感。可是她一个贵族小姐样的人物,在听到这不过心的称赞后居然有些不适应,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也没有接话,惹得商容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段云翮也发现了自己的失礼,微咳一声,打算启别的话题:“那这——”正说话间有人推门进来,她转头看去。

只见个高个男子走进,生的极好、神情却十分严肃,气场凌厉不说,那一身黑色劲装更显得他像是地狱来的阎罗。

她看到这人出现在门口,小嘴微张显得有些惊讶,商容开了口:“元陌?叫丘风泽出来,我们去百味坊吃饭。”

元陌点头,扔下一句“她正换衣服”又转身走了。段云翮看着他的背影,疑心这人刚才走之前是不是在用眼神打探自己,就没发现商容的表情有点微妙。一般像这种妙龄少女在见到元陌的时候,只是变脸色都算有是见识的,差一点的惊叫都有,他身上一股煞气可是厉害的很。而段云翮却表现的十分镇定,好像就是看惯了这种煞气一样,着实令商容不解。

两人各想各的心事,没过多久,门再一次被推开,一位束发戴冠、身着大襟右衽深衣的公子走了进来。那深衣是少有的乳白色,且式样奇特,应是订做的。衣襟和袖口用金色丝线绣着十字绣纹,底料则用的是棉麻,虽然不十分贵重,穿着起来却是很舒适。

商容一见这人就不由扶额,哀嚎道:“丘风泽你又穿男装!”

“哈哈。”丘涣不以为然的笑笑:“这样方便点嘛。”

他瞪了她一眼,又对着跟在她身后的元陌抱怨:“你也不管管。”

元陌闻言没有接话,望着丘涣,那冷硬的表情没变,眼神却柔和了不少。

商容对着元陌始终有点发咻,也就是这样一提,并没有非得说出个结果的意思,四人就这样吵吵闹闹的上了街。

==========

到了百味坊,要了个单间坐下。段云翮和丘涣并排,商容则是坐在丘涣对面。

这边商容又在对丘涣挑刺,什么“女孩子家应该好好打扮自己不要这么懒散之类的”,听的她哈欠连天,把商容气的仰倒。

无视那絮絮叨叨不停的商容,丘涣自顾自的问了段云翮在食物上的喜好,向小二点了些菜。元陌在对面沉默的坐着,听到丘涣点的那些菜除了迎合段云翮的口味就是自己常吃的,心下有些复杂。

元陌想到前不久丘涣问起自己,平时她不吃饭的时候他都吃些什么的情景。是了,他的主上有着极不规律的作息,时而睡到日上三竿,午时吃早膳;时而午后小憩,到夜中才醒来,直接跳过一顿饭。元陌作为一个合格的下属,当然是不可能抛下主上去吃饭的,只好在厨房备些干粮,遇到这种情况就拿来吃。

那天丘涣问起,他也就实话实说了,结果她却是万分惊讶,自此便很少再有饮食不规律的情况了。就像今天,他知道她原本是不想出门的,只是不愿意他又啃干粮才起了床。虽说他一直很迟钝,不过这些日子两人总是在一起,就算迟钝,日日想夜夜想也总能想明白。

要知道丘涣那种自说自话的个性可不是第一天了,让她为了别人委屈自己那是不可能的事。正因如此,她根本想不到会有其他人为了她而放弃自己的意愿,因为这一点,早些年她曾经辜负了不少人的情谊。而现在的她虽然是知道有这回事了,却同样很少考虑到这点。

而对于元陌而言,让自己的主人迁就自己,他觉得这是绝不应该的行为。但是当丘涣为他改变的时候,他还是默许了,虽然心里十分矛盾,可是抵不过那被她重视的感觉。只能说于他而言,这实在难以割舍。

==========

丘涣、元陌、商容都各自做事,只有段大小姐没有停下她好奇的目光,继续四下打量。对面的元陌扫了她一眼,眼里划过一抹厉色。

不一会儿菜上全,也不是什么正式场合要发言,四人直接就动筷子了。段云翮无肉不欢,商容喜欢甜食,元陌口味偏咸辣,丘涣则钟爱海鲜以及口感粗糙的食物,各自吃各自的,晚膳时间很快结束了。

丘涣和段云翮先一步离开了房间,段小姐回头正好看到元陌拿银子的一幕,顿时贼兮兮的笑了,边走边凑近丘涣,在她耳边说到:“风泽风泽,那就是元陌吧。”

丘涣估计是商容告诉她的,点了点头:“他不太喜欢和陌生人说话,不是讨厌你,认识的时间长就好了。”

“嘿嘿。”段云翮挥挥手。“我才不是在乎这个呐,只是……之前就很想见见他,真人果然很特别。”

特别?丘涣觉得奇怪,也回头看了一眼,很正常啊!又联想到段云翮说自己做的梦,还是没有问出口。

段云翮又接着说:“你们是不是很早就认识了?”

“确实。”丘涣笑笑。“大概是……十三年前吧,那时候他还是个小鬼呐,比现在的商容还小。”

段云翮闻言诧异的看了丘涣一眼。

丘涣问:“怎么了?”

“那风泽才小吧。十三年前……只有五岁而已。”

丘涣回想了一下,确定自己没有向她报过年龄,就把这事抛之脑后。又道:“是啊,那时候的事情都已经记不太清了,岁月不饶人啊~”说着在大庭广众之下松散了一下筋骨,惹得路人纷纷注目。

说来这一路上四人已经无数次被目光洗礼了。段云翮身段好、打扮亮眼不说,元陌和丘涣一黑一白,又是一个冷着脸、另一个未语先笑,着实吸引旁人眼球。

刚才商容和元陌已经赶上了她们两个,四人行至霜林苑,商容送了段云翮去客栈,到家的丘涣和元陌则是各自洗漱入眠一夜好梦。

接下来一段时间,丘涣把店里的事项一一教予段云翮,平日里也不肯接待客人了,算是把懒劲发挥个彻底。商容深感无奈却也无法,谁让段大小姐这辈子第一次当掌柜新鲜的很,都自己抢活干,乐在其中呐。

==========

几日后的清晨,霜林苑后院。

一个身影正在鬼鬼祟祟的四处乱转。

好吧,说是鬼祟确实有些不妥了。只是这人明显对这个地方并不熟悉,又是那么一大早,在没有主人家的带领下到处走,这个行为本身就有些奇怪了。

只见那个人影走到主卧房门前,刚想伸手——就感觉自己的头颈后方被一只大手握住,似乎稍用力就可以扭断她的脖子。

随后背后响起一个冷酷的声音:“你要干什么。”

是了,这个蹑手蹑脚的身影就是我们的段云翮小姐了,她本来是大大方方走进来的,架不住被这么一吓,顿时回答的声音都有些哆嗦了:“我我我是来找风泽的。”

“你怎么知道霜林苑后门位置,又是谁给你钥匙的?”霜林苑全部的钥匙都在元陌手上,丘涣都没有,更别提她了。

“有一次我来这里找风泽的时候自己发现的,至于钥匙,只是推了一下门就开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人似是在判断她回答的可信度,沉默了一会,又问:“那为什么要这么早就来找她?你明明知道她现在还在休息。”

听到这句话,原本还只是受到些惊吓的段云翮一下子哭了出来,显得十分害怕,抽泣道:“我……我昨晚……又做梦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