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八章:花楼彩昙

发布:2019/4/23 14:11:08

加入书架

“我和风泽一间就好了嘛。”客栈前,段大小姐抱着丘涣拼命撒娇。

丘涣摸摸她的脑袋:“乖啊,别闹。”

看丘涣不同意,段云翮气鼓鼓的放开她,直接向客栈掌柜开口招呼:“三间上房!”

掌柜为难的看着这几个客人,不知道这红衣女子和白衣男子是个什么关系,默默心下揣测:莫非是凰求凤而不得?

若是几人中谁有个读心术能读得他的想法,怕是血都要呕出来了。

但读心毕竟虚构而已,丘涣完全没有在意掌柜的脸色,只狐疑的盯着云翮,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开始耍赖了。

这种想法在晚些时候又出现了一次。

“云翮,我们真的有事,不是去玩的,你今晚就先一个人呆在客栈不行吗?”丘涣有些不耐烦,后悔早晨发现她偷偷尾随的时候一时心软没有把她赶回去。

“我不管,反正我一定要和你一起!”段云翮看到丘涣脸色不善,心里有些发咻,但纵是如此也死撑着不改口。丘涣看她如此坚持反倒觉得奇怪了,便示意元陌把房门闩上。现下这屋里只有他们三个,元阡去准备其他东西了。

“你是不是梦到什么了?”段云翮今天一早就表现的不太对劲,只是丘涣心中有事没有特别关注她。现在因她一系列不寻常的举动,丘涣猛然联想到她一直说自己做奇怪的梦之类的,估摸着问了。

“风泽!”段云翮眼泪汪汪满心感动的看着丘涣:“你真的相信我说的话?我以前和家里人说过……但是没人相信我,都觉得我睡傻了……”

在此之前丘涣总是对她的梦境不置可否,她心知丘涣一贯不相信这些乱神怪力,对自己说的话多半是敷衍和安慰。内心虽有不甘,但比起往日被视作梦魇、疯癫之类的已经好上很多了。直至今日丘涣主动问起,她才头回有了丘涣相信自己的感觉,于是比起当下的事情,被认同的喜悦先一步涌上心头。

丘涣摸摸段云翮的脑袋,说:“我一直相信云翮的啊。”又冲她柔和一笑:“云翮梦到什么了?”

“我。”她被问到此节,原本的好心情一下子消失殆尽,脸色刷白。犹豫再三还是不敢开口,丘涣只得再次开导她:“是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你一个人想也艰难,说出来我们一起找个解决方法就好。”她看丘涣一眼,那眼神里透露着恐惧。站在丘涣身后的元陌看到段云翮的眼神,心里咯噔一下。

“那这样吧。”丘涣看着段云翮犹豫的样子有些不耐,一锤定音到:“要不就让元阡送你回信乡,要不就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云翮你自己选。”

“我说!”段云翮听到丘涣要撵她走马上急了,倒豆子般把话一股脑说了:“你们是不是要去一个叫彩昙楼的地方找人?我看到书上写风泽在和什么人谈话,但是最后没有谈成,那个人用了暗器把你……”

听她说到这里丘涣基本知道她的言下之意了,有些心惊也有些感慨。心惊于段云翮若真能梦到未来那就简直是神佛在世,若一切都是谎话,而自己来谷远的原因只有几个人知晓,那她的消息来源也足够神通广大了。至于感概,两人不过萍水相逢(至少对丘涣来说是这样),段云翮如果真的是为了保住她而如此用心的话,让她如何不感慨?

但这所谓“梦境”的准确性,丘涣却是对此嗤之以鼻的。

“伸手。”丘涣对段云翮说。段云翮疑惑的看了她一眼,还是乖乖的手心朝上递了出去。

丘涣微一低头,也伸了右手,然后用食指指尖轻轻的触了她的手一下,与此同时段云翮突然全身一震,满脸震惊之色。

“你!风泽你的内力怎么这么——!”由于过于惊讶她的声调瞬间拔高,说了几个字又觉不妥渐轻了下去。

丘涣给了她一个神秘的笑容,顾左右而言他:“所以安心,我不会这么容易死的。你要是一定想要跟来的就来吧,不过得换身衣服。”段云翮自然同意。

于是达成了自己目的的段大小姐,松了口气听从指挥找元阡去了。只留下元陌和丘涣两个在房里,突然安静下来的房间里不知为何气氛有些古怪。

元陌侧身站着,虽是往常的那副冷脸,但和他日日不离的丘涣却一眼就看出了他在生气,心中涌起一丝愧疚与无奈。

她放轻脚步走过去,从身后抱住他。他比她高出许多,她的双手环在了他的胸口下方,刚好能够感受到他猛然加快的心跳。“她知道的真多。”被人珍视的感觉总是很好的,丘涣暗笑。

“为什么这么相信那个段云翮?她到底有什么地方值得你另眼相看的?”他的声音闷闷的:“还是说,你根本不在乎她有什么目的,或者说……你根本就不在乎你自己!从以前就是——”丘涣手上一用力,阻止了他接下去的话。

“唔,小陌没有兄弟姐妹吧,其实我也不算有,不知道正常的兄妹是应该怎么相处的。只是从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开始,我就觉得她好像我的妹妹,天真可爱又懂事。”她的头埋在他的衣服里,声音也和往常有些不同。“说是自欺欺人也好,万一她说的都是真的呢,至少在她开口告诉我她是要来害我的之前,我不想过多的猜忌她。”

元陌沉默半晌。

“是吗,那在你的心里我应该也是这个位置。不拆穿就装糊涂吗?哈……”

他的声音里带着痛楚和自嘲,惊的丘涣立刻放开双手,绕到他正面。可是元陌却不愿看她,只把头偏向一边,丘涣伸手扳过他的脑袋,逼他和自己对视。

“你怎么能这么想!元陌,我和段云翮只认识了十天,我们在一起十年都不止了!你还不了解我吗?如果我不信任你,如果我不把你放在心上,当初撞见父亲要杀你的时候,我怎么可能不顾一切的救你?如今你却来怀疑这个吗?”她垂下眼帘撇过头,用力的咬着自己的嘴唇,眸中的隐隐泪光更是让他瞬间慌乱起来,极度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要大脑发热信口开河。

“我我,我不是这个意思,阿涣你别哭。现在形势不好,本来就不知道灰鸢有没有异心,再带上一个敌我不明的家伙,我担心……”

“担心什么?怕我受伤吗?”她睁大双眼盯着他,非得逼问出一个结果来。

元陌无法,只得点头。

得到想要的答案,丘涣眼中的泪花瞬间褪去,琥珀色的凤眸璀璨明媚,绽开的笑容柔情洋溢,晃得元陌有些头晕。

“不是有你在吗,阿陌会在后面保护好我的对不对?前面的话由我来,我很强,不会出事的。”

于是还沉浸在自责中以至于完全没有觉察到自家主上使了美人计的元陌再次乖乖点头。

——呜呼哀哉,待他反应过来一切已成定局了。

==========

华灯初上,烟花巷口人来人往十分热闹。只是勿论大门气派、楼内装饰、姑娘颜色,在无属要吃的开有一个必须的条件:就是后台够硬。而其中翘楚就要数这家彩昙楼了,一巷子的花楼都被它比了下去。传言彩昙楼可是潼楼的产业,妄论真假,有这气魄敢称自己和潼楼沾亲带故的,在这地界已经是无人能撼动了。

再者,既然彩昙楼有这样的传言出现,而且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常人总是想着这应该就是潼楼默认了,不然想搞垮一个小小的“大言不惭”的青楼对潼楼而言有什么麻烦的。彩昙楼在这烟花巷的地位也就这样慢慢建立起来了。

不过青楼毕竟是青楼,不管背后站的什么人,营生总是那些。对于出生高贵、生长在贵族阶级、从小接受最顶尖教育的段大小姐而言,现在的情境实在是有些挑战她的心理承受能力了。

恩,说句实话,其实在段大小姐还没有离家之前,她也是去过一次花楼的。只是那时独自一人虽然好奇心旺盛,但未免有些胆战心惊,最终还没来得及习惯这个氛围就被抓了回去,只能算做走马观花逛了一圈。然而现下么,比起紧张,她头一个感受是汗毛直立、马上就要大祸临头的预感十分强烈——都怪在她身边的那个家伙。

追寻原因就要说起早些时候她去找元阡的事了。元阡似乎对于她竟然取得了丘涣的同意表现的非常惊讶,上上下下又把段云翮重新打量了一番,好像是想再认识一下她似的。段云翮在自己的梦里并没有见过元阡,算起来两人相识满打满算更是只有三天不到,实在是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但不知为何她对她就是没什么好感,或许所谓天生不对盘正是如此吧。所以元阡这番举动当下就惹的段云翮有些不高兴了,只是碍于丘涣没有表示出来。

待元阡说要换衣服,而段大小姐疙疙瘩瘩的把拿来的衣袍换上后,那脸色就更加不忍目睹了:元阡居然给了她一件男装?

不比丘涣,段云翮虽然没太多女子的温文尔雅,但她上面一串四个哥哥,一家子男人耍她一个玩,惹得她自有记忆来就对男性“深恶痛绝”,碰也不想碰。如今元阡——

“——这衣服是新的,可没人穿过。”大概是看她神情不太对劲,元阡突然出声,打断了段云翮心中的愤愤不平。

听闻此言她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讪讪道:“哦,知道了。”接着转移了话题:“为什么要穿男装,我们等下不是要去一个叫什么‘彩昙楼’的地方吗?那个地方只有男人才能去?”

元阡听到段云翮说到彩昙楼也傻了,心中不定,不知道自家主上是什么打算。但碍于段云翮还在等着她回答,就先照着自己之前的想法说了:“原本是准备主上和我穿女装,让元陌带着我们进去的。现在段小姐要一起来的话,段小姐和我就只能穿男装了。至于彩昙楼是什么地方……主上没有说吗?彩昙楼是青楼啊。”

“哦,青楼。”段云翮冷静的接嘴,随后才反应过来差点破功,只是因为对面站着元阡生生屏住了,脸都显得有些发青。

“云翮你怎么了?”正好丘涣推门进来,看到段大小姐一脸便秘神情,感觉十分诡异。

“没,没事。”段云翮马上回过神来。

“哦。”丘涣听她说没事也就没有太在意,接着开口:“我也要换一下衣服,天色快暗了。”

段云翮被这么一打断就暂时将“彩昙楼是青楼”这件事放在一边去了,转而想起了方才元阡说的一句“原本准备让元陌带着女装的丘涣、元阡两人进彩昙楼”,顿时打个寒颤,暗自庆幸还好自己跟来了,不然这么恐怖的事情万一发生了……

可惜她没想起来元阡还说了“现在只能丘涣一人穿女装”这句话,才导致后来被吓得不行。

要进青楼么,总归是为了取乐的爷们(有些还带着自己的相好),还有偶尔几个好奇心浓郁的少女。针对女性的服务?不好意思,现在这个时代还没有发展的这么前卫。

于是丘涣主仆为了不要太夺人眼球,也努力的朝着这个路线打扮着——三男一女,两个常客(元陌和男装元阡)带着一个雏(男装段云翮)逛青楼的桥段还是很常见的。至于常客自己带来的女人?被楼里的姑娘早就挤到一边去了,言下之意:你就在家里讨好吧,出门了还是给我们点赚钱机会。

对了,先前来时那个穿着女装、搂着元陌、五官娇媚的“风尘女子”正是丘涣——直把毫无心理准备的段云翮吓得够呛。

“风泽去哪里了?”段云翮玩的开心,突然想到之前一节,左右环顾一下没有看见丘涣,便与元陌咬耳朵。

元陌不露痕迹的微微躲开一些,低声回答:“找人。”眼中闪过隐隐担忧。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