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六章:旧事重提

发布:2019/4/23 14:11:08

加入书架

元阡离开后,段大小姐也不管她走远没、或者自己的屋子要她收拾之类的,张口就对丘涣说:“我不喜欢这人。”

丘涣虽不乐意揣测别人心思,但是对于人们之间基本的爱憎还是十分敏感的,先前就发现她对元阡有些意见,不过没料到她直接就这么说出来了。想来刚见面时觉得此人应该有些骄纵却是没错的,只是和自己一起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但是一码归一码,女孩子家家的骄纵只要不过分了,在丘涣眼里那都是率真可爱的体现,便伸手捏了她的脸:“她是哪里惹到大小姐不高兴了?”

“哼。”段云翮气鼓鼓的,一半是真性情,一半是和丘涣撒娇:“风泽不是没看见她穿的那红衫子戴红花的样子,打扮的这么漂亮是有什么龌龊打算啊。这屋里一共四个人,风泽是她的主人不用说,我只要你就好,她也不会来巴结我;凤举公子是风泽的哥哥,对谁都不会好过对你;而我虽然认识元陌不久,但他对你什么心我知道的很清楚。哪至于她就这两步路的功夫还要换个衣服呐!我们家以前最见不得有下人那个样子了,我娘要是还在……”说到这里,她却突然停下了,面色悲戚起来,似乎是触到了伤心处。

听得这番话,丘涣心中思绪万千,想法纷杂。比如这是段云翮第一次说起自己家里,而这神情不免让人担忧她家中是不是有什么变故,当然也不能排除做戏可能;比如根据她话里意思,她要不是高阳国人,要不就家境十分显赫,她母亲才会如此提防下人。因为梁丘的女子地位非常高,寻常家庭不用说、即使是普通的权贵之家也是娶不得小妾的,就连皇室中人从一而终的都不少。相比之下女子在高阳的生活就没有这么幸福了,勋贵中不纳妾的人数要少得多,而且对于女子为官、为医、经商等等也有更多的限制,不一而足;再比如由她这一番耍赖,丘涣竟被带的有些思路不正,感觉屋里几人都是自己伴侣一般,又想到梁丘也有少些女子纳侍君一妻多夫的先例等等,一时面上就有些发红。

不过段云翮看着心情不好,丘涣也不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理她,脑袋里过了一下便把那些想法抛了,装作没看到少女伤心,只是把话题扯开了:“这其实也怪不得她。我自己不喜欢过于艳丽,但是她们打扮起来却是很养眼的,有时候看到漂亮缎子、首饰之类给她买一些,时间久了也就变成那样了,原本我孤身一人,用不着忌讳这么多。”

段云翮撇撇嘴:“谁知道。”说着又去安慰丘涣:“什么叫孤身一人,商容和我不都陪着你嘛。”

丘涣说这话本来没有自怜的意思,不过是顺口而已,她只有嫌人多吵闹的,还没有嫌弃清净的时候。不过段云翮喜欢热闹,总是习惯把两人放在一起比较。说起来段云翮虽然性情开朗,但也不是那种不看人家眼色的,对丘涣更是十分上心,只要她露出一丝不耐或者疲倦的表情,段云翮便会马上识趣离开。丘涣喜欢这直率贴心,对着她比起常人要包容的多,也不去解释,接着话说了下去:“是啊,商容欠我一条命,不得不陪着。云翮呐?”

“我当然是因为喜欢风泽……欠你一条命?”段云翮惊讶的瞪大双眼,眼睛还因为刚才的事有点红。

“咦。”丘涣奇道:“商容没有和你说过他是怎么认识我的吗?来来,我来告诉你……”说着两人就嘀咕开了。

明臻和元陌被她们无视到现在了,元陌不觉得什么,只明臻嘴角一丝苦笑。以前涣儿离了自己片刻都不行,要不是那人……

==========

期间有人来买东西,头两次元阡独自招待,后来段云翮觉得不好意思,也就一起坐堂去了,留下丘涣三个在卧房里。丘涣看段云翮走了,望着明臻就有些失言,愣愣的不知在想什么。

明臻微微叹息一声:“涣儿当初为何偷偷离开星谷,是不想见我吗?”他生的极其俊朗,自小就找人眼球,年纪大了更是惹得无数少女芳心暗许,即便丘涣这个和他一起长大的也时常被他的面皮迷惑。明臻这一叹,桃花眼里漾起愁思,让人恨不得把天上的月亮给摘来好夺美人一笑,她又怎么硬的下心肠?

“并不是这样……那人养育我十六年,不发病的时候对我也是很好的,再多错,人都死了也就不愿再去想了。你,我、我只是,”她觉得心里烦的很,手指抓着地毯上的绒毛一圈圈的绕:“哥哥,我只是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你才好。”

“你也清楚他不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多,精神也越来越疯癫,我不能放任那人这样下去由着他把你毁掉。”明臻说。丘涣闻言不解笑到:“我或许有些亏欠他,却也不后悔那日的作为,更没有怪你的意思,何必说到这个。”

明臻挑眉:“是了,我想我的妹子从小就是个杀伐果决的,自不会学那些伤春感秋。那我倒要问一句,究竟为何不辞而别?”刚才的话竟是些抛砖引玉之词。

丘涣躲开他的目光,却心知今天躲不过这回答了,脸色有些惊疑不定。明臻一直观察着她的表情,见她如此表现,心中有了定论:“若是你十三岁那年之事,我只能说如果可以的话,纵使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不会选择伤害你,你却还是要记恨我吗?”他脸上淡淡的,看不出喜怒。

丘涣摇摇头:“你误会我了,连当时我都没有这么想过,现在如何会记恨哥哥。我的确是不清楚该怎么看待我们之间的关系而已,并没有其他的。”她转头去寻元陌,却发现元陌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明臻没有发现她这个小动作,起身坐到她身侧,伸手握住她,丘涣想要抽回手使了劲却没有成功,无奈叹息:“是要我忘了吗?可是如何能忘,再是违背了我们的意愿,事情终究发生了,我们也无法回到过去。”

“不。”明臻展颜一笑,羡煞百花。“忘不了也没关系,将来的时间有很多,我们没有必要再回到过去。涣儿,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的。”

==========

“不要皱眉头。”元陌在一边看着丘涣,冷不丁说了一句。

丘涣闻言一笑,手下不停,把一碟小鱼干扫到锅里盖上盖子。“阿陌你自己才总是皱眉头,今天倒来说我了。”

他又不由得想皱眉,生生忍住了:“我们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她凑到他面前,两人面孔离得极近,鼻都快挨上了,他刚想躲她就离开了:“我看看不是一样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嘛。要教训我就先把自己的毛病改了?不然我可不服。”

元陌觉得她满嘴歪理,却又辩不过,只好寻点其他话头:“哪有教训,我只是——”

“好啦好啦。”丘涣笑笑,用一根手指抵在他的唇间,阻止了他的‘辩解’。“帮我把那边的豆腐拿过来吧,现在可是难得的下厨时间。”

丘涣揭开锅盖,大锅里的水咕噜噜的滚着,带上一股海货的鲜味。刚买的豆腐已经让元陌切好了,把汤渣捞出倒入豆腐,再放些许味淋熬煮片刻。

开锅时的香气把某人的馋虫勾了起来。只见段大小姐鼻子一皱一皱的跑了进来,冲着锅子大大的吸口香气,然后在丘涣似笑非笑说一句:“留下来帮我?”之后又一步三回头满眼期待的走了。

丘涣:厨房杀手就不要裹乱了。

捞出半熟的豆腐放入盘子,再放几个蛤蜊、少许高汤,倒入清酒,上蒸笼蒸上半刻,最后取出时淋上几滴麻油,一道鲜香诱人的清酒蒸豆腐就完成了。

晚膳的时候,众人大快朵颐了一番,能尝到丘涣手艺的机会可不是那么多的。对了,主要是她不想动。

平时霜林苑的伙食问题多半是靠元阡、不然就一起到百味居解决,如果正巧元阡有事出门、丘涣又不愿意吃外食的话……那么可怜的元陌帅哥就得出来顶缸了。其实平日里元陌不做饭倒也不是在奉行“君子远庖厨”那套(况且他也没有以君子自居过),只是他的厨艺么,咳咳,不算难吃,但也只是不难吃而已,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丘涣则是完全看心情了,有时路上碰到什么新鲜的食材,或者淘到那种新奇的菜式,她才肯动一动做一顿。其实这也是被明臻惯坏了——以前明臻都是自己烧给丘涣吃的,手艺还贼好,立志于把自家妹妹养胖。

==========

饭后丘涣送段云翮和明臻出门,放心的把段大小姐的安全交到了哥哥的手里,然后打着哈欠闭店打烊了。

回到卧房,慢吞吞的挪到床榻边坐下,不出意外的看到元阡右膝跪地行礼谢罪。丘涣还是保持那样懒洋洋的姿势,但是眼神渐渐锐利起来。

“元阡。”

“属下办事不力,请主上责罚。”元阡的头低垂着,声音却很冷硬。

丘涣捏着一根刚才经过花坛时采的狗尾巴草专注的观察着,不知听到元阡的话没有。元阡被晾在一边,没过多久额头上就留下几滴冷汗,丘涣这才放下手中的新玩具,不管她低着头并看不见,友好的冲她笑笑:“好了,我又没怪你,这么紧张干什么,起来说话。”看她还是一副不敢动的样子,嘴角的笑意又加深几分,也没有再次让她起身,转而问到:“所以呐?东西找不到,就把人给我带过来了?”

元阡头上的冷汗更多了,但是回话间语气依旧平稳:“属下不敢,属下在追查的期间被明臻大人的势力发现,明臻大人亲自出马擒住的属下。但是明臻大人并没有追问我的任务,只是要求属下带他来见您。”

“这么说他还不知道你是去干什么的?”

“是的。属下查到它最后一次出现是在三年前,地点就是当时还是战场的,如今无属一带。最后线索在谷远断开,属下正准备继续追查下去的时候就被明臻大人抓住了。”

“继续说。”

元阡抬头与丘涣对视。

“主上,我们应该趁着明臻大人还没得到消息的时候抓紧行动,一定要趁早找到白枭翎的下落。”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