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一章:涣然亦翎

发布:2019/4/23 14:11:08

加入书架

六年前,这块大陆的和平被高阳国军队的号角打破。高阳的君主突然大肆扩展土地,并且诡异的战无不胜。而其邻国——原本与之交好的梁丘国也没有逃过此劫,大批城池失守。

三年前,梁丘国平宣帝前往边境谈判未果,而后竟在回国途中遭暗杀,十日后皇太女顾永煌继位。在这一连串的变故之下,梁丘国人心惶惶,唯恐同时面临着内忧和外患的国家覆灭,却没人料到新帝居然是个用兵大将,她执意御驾亲征,并且凭借着那些被打怕了的梁丘士兵们成功抵挡住了高阳侵略的脚步。

然而战事虽止,两国曾经的平衡和友好已不复返。本属于梁丘的大片土地现在都归为了高阳的版图之下,这一事实深深刺痛着每个梁丘人的心。

因人们心中微妙的抵触和纠结,两国之间慢慢产生了一条名为无属的城市带。那里的人们,或是向往着梁丘,或是心系着高阳,但那厌恶战争的心却是人人相同的。

===========================================================

无属,信乡。

秋日的下午,空气干燥,风却湿冷。阳光明媚的洒下来,照在街边新开不久的店铺门前,惹得那懒气十足的猫挠了挠刚吃饱的肚皮,而后继续睡了过去。

铺子的招牌中规中矩,不是什么特别的木料,也没有做上些花俏的装饰,街上这样的招牌比比皆是。

不过细细一看,这招牌上竟积了些灰尘在上面——要知道招牌可是一家店铺的门面,甚至可以说是最重要的部分之一也不为过了,这霜林苑的老板是怎么想的?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有位夺人眼球的小公子走近了霜林苑。他约莫十六岁的模样,粉脸润唇,身量虽未长开,却恰好与稚嫩的五官相辅相成,看着可爱得紧。他身着窄袖圆领袍、上面绣着些许暗纹,衣裳用料却不好,看得出家境并不怎么优越。

只见这小公子抬头望了眼蒙尘的招牌,脸色霎时一沉,抬腿进了店里。

过了玄关便是大堂,霜林苑的大堂真是出奇的大而敞亮,且这里面的摆设也十分奇怪。瓷器装饰之类的一概没有;靠着西墙的是几个大架子,摆着一溜大小不同的罐子,最小有茶杯大,最大……那就是酒坛子了。上方一幅书法“清音应空谷”,笔迹略显稚嫩,但不乏男性坚毅;东面,数排塞满了书的书架整整齐齐的立着,压迫感十足;而北边,也就是门对面,一个式样古朴的长椅子、或许说是贵妃榻,歪歪斜斜的摆着,歪歪斜斜的贵妃榻上又歪着一个歪歪斜斜的人影,手上拿着本书悠闲的看着。

那小公子人还没出现,声音先传到了大堂:“丘涣你怎么就没懒死!”接着就见他快步走进,泄愤似的把步子踏的咚咚响。

榻上的人慢悠悠的放下书,微微抬头看了眼小公子,掩口打个哈欠:“商容你怎么来了?还有,对恩人要有礼貌,不能直呼其名。”

小公子听到这话,沉下的脸有一丝崩塌,当马上又摆正了。

“店铺招牌都积灰了,丘风泽。麻烦您老人家,偶尔,想起来的时候,去打扫一下可以吗!”

丘涣没想到商容怒气冲冲的跑进来是为了这事,一时有些诧异,不过马上就打起了马虎眼:“哈哈,你不是知道我这性子的嘛~而且我可是女的,这种粗活就交给你好了,我相信你能做好的!”伸手想拍肩鼓励一下对方,但是又碍于自己的姿势不太方便,只得拍了他的腰。

商容被丘涣的态度弄得哭笑不得:“你还知道自己是女人啊,那就不要老是穿着男装晃来晃去行不行?昨天临街的姚家小妹都来问‘我家大哥’婚否了!”

“那你怎么回答的?”丘涣明显对这件事很感兴趣,眼里露出了些狡黠的光芒。

“多谢小姐厚爱,不过很可惜‘我家大哥’已经有婚约在身了!”恶狠狠的回答。

“切。”丘涣翻个白眼,又换上了那副百无聊赖的表情。

不过说起这霜林苑的主人丘风泽,确实是信乡近来的热门话题。“他”身姿挺拔,常着白色衣裳,一派风流倜傥之色。且生得俊雅不凡,鼻梁高挺,眉眼如画,一双凤眼眼角微扬,笑起来的时候十分温柔,不笑的那份慵懒劲更是勾人心魄,惹得附近的小娘子们纷纷春心大动。却没想到这俊秀人物居然是个女子。

商容看她又失了兴趣,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她在半年前救下了被人打劫的他,因着救命之恩,他就跟了她一路,半年下来也大约摸清了她的脾气。她经常就是这样倦怠的、无所谓的,男装,也无非只是找些乐子而已,三天男,两天女,都是常有的事。

这边丘涣正和商容大眼瞪着小眼,外头就进来一位客人,似乎为他们俩这阵势摸不着头脑,说话声音里带着点迟疑:“请问……这里是不是有果酱卖?”

对了,这名字起的文绉绉的霜林苑,不是做文房四宝生意、也并非营生金银玉饰,却是专销果酱果酒这两样不起眼的小东西,实为罕见。

丘涣看有生意上门,对着商容点了点头,意为“交给你了”,然后顺手抄起刚才的那本书,又躺在长椅上看书装死人了。商容看她这有气无力的样子,恨不得把她从贵妃榻上踹下来,但又不好把客人晾在门口,只得在心里狠狠骂几句过干瘾。可他不知道是,丘涣藏在书后面的嘴角翘的可高了,看来今天是把他当乐子了。

两人一明一暗分别打量进来的客人,眼见个十六七岁的少女睁着双大大的杏眼,眼珠漆黑、清澈透亮,眉目娇俏,气质爽利,虽然面容有些晦暗且疲惫,却是更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来。长及臀间的乌发没有做髻,而是用了根同为绛色的绸带高高束起,发间别着一个用白色长羽做成的别致发饰。一身贴身剪裁的绛色窄袖胡服完美的展示了她的身姿,不说凹凸有致吧,也算颇有女子风情了。她的装扮虽怪异,人倒是难得的美人胚子,给人一种热情奔放、并些刁蛮任性的感觉。

丘涣欣赏了几眼,就扭头看商容,见他分明是看傻了,心下鄙视这个小色鬼,把书往他头上一丢。

商容确实是有些呆住了,不过只是因为这么个俏生生的少女突然出现,没有心理准备而已——自从遇上丘涣之后他就顿悟了个真理,千万不要以貌取人,外形都是浮云——突然就觉得头上挨了一记,立马回头猛瞪丘涣。

这时丘涣倒不去看他了,冲着少女勾起嘴角,笑容优雅,有生意上门总是好的:“正是,小姐是来买果酱的?”不过嘴上回答着人家的问题,身体却还是保持着半躺半坐的姿势。

胡服少女听到丘涣的话显得有些惊喜,又有些忐忑的欲言又止,直到丘涣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才再次开口问到:“那……请问这里有没有一个……叫丘风泽的人?”

丘涣听到这话愣了下,旁边的商容则是再次猛瞪她,满脸“你是不是辜负人家女孩子了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下次不许穿男装了”的表情。她回个白眼“拜托没看见这人不认识我吗怎么又是我辜负的了”,深深怀疑那个姚家小妹折腾的有多厉害,不就是有人找她而已嘛,居然就被商容看做登徒子了。

不过她心下也摸不清这少女是什么来头,不认识的人,却又知道自己在开果酱铺子,难道是慕名来见帅哥的?虽说这里民风开放,女性地位很高,尤其是出过六个女帝的梁丘国。但是女性天性总是有些羞涩的,见帅哥什么的也总要结伴壮胆,独自前来实属罕见。

那胡服少女见店里二人迟迟不回答,以为对方是没有听过这个名字,顿时满脸失望的道谢离开。丘涣只好暂且放下心中疑惑赶紧叫住她:“小姐留步,我就是丘涣,小姐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但那少女不知怎么,竟是没有听到丘涣的话,自顾自的满身失落,缓步走了出去。商容看她就要走出大堂,三步并作两步匆忙追了上去。那着急的样子让原本还有些懒洋洋的丘涣浑身打了个激灵,顿时清醒,心说商容小子平日里可没这么好脾气,对着自己一直是大呼小叫不断的,今天居然这么在乎这个小姑娘,莫不是春心动了?

商容自是不知道丘涣在想些什么的,否则大概真的是要将她踹下长椅了。他追到胡服少女身后,却也不敢动手拉她,毕竟男女有别。“姑娘,姑娘,你要找丘涣是吗?她就是了。”

所幸这两句话说的够大声,总算把这少女喊回魂了。只见她转头迷茫的看着商容,不过片刻功夫,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真的水汪汪了——眼泪看着就要滚出来。

“丘涣你快说!你你你干了点什么好事把人家姑娘惹成这样!”商容大吼。

这下丘涣倒也没心情纠正商容的“没礼貌”了,少女一回头,她自然也看见她眼中的泪水,有些惴惴起来。男装这东西,她是从小就常穿了,而且她们一家并没有固定的居所,十几年游荡下来,实在是讲不清也想不起都认识些什么人,莫不真是许多年前的情债?

人家姑娘都快哭了,丘涣也不好再赖在那贵妃榻上不动。她起身走到了少女面前,笑的愈加温和:“我就是丘涣,小姐你……?”

少女听闻此言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红唇微张,泪是收回去了,眼睛也睁得更圆了。

丘涣一向喜欢美人,撇开现下有些诡异的场面不说,能有这么一个身材不错小美女“含情脉脉”地注视着她,她还是很高兴的。(才不是!)丘涣自己应该有些异族血统,是这一带少见的高挑,而这少女只比丘涣稍矮些,大约到她眉间。

少女的眸子滴溜溜的转着,很快就从刚才的打击里恢复了,又是个动若脱兔的模样:“在下段云翮,久仰公子大名,今日特来拜会。”说完便双臂合拢,自额头下移至胸,同时鞠躬四十五度,竟是行了揖礼。

根据她的种种举动,丘涣不由心中疑惑:莫非这人找了自己很久,自己对她而言很重要?做个手势让商容稍安勿躁,丘涣先回了她的礼,打算随机应变。

  1. 第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