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六章别无选择

发布:2018/5/23 13:58:49

加入书架

“皇后娘娘,您该喝药了。”

江祁佑抱着叶嫣儿离开没多久,刚才那名太医就带着几名太监来到了储秀宫,将依旧躺在地上没能爬起的顾挽歌扶了起来。

“喝药?这是什么药?”看到面前的药碗,顾挽歌顿时想起了江祁佑离去时说的话。

站在顾挽歌面前,那名太医还是很恭敬的:“回禀娘娘,这是滑胎药……”

“不喝!本宫不喝这药,端走!端走!”

在得知了这药是什么后,顾挽歌脸色顿时一变,她绝不能任由别人就拿掉她腹中的孩儿。

“娘娘,微臣也是奉旨办事,您就别为难……”对于顾挽歌的拒绝,这名太医显然也在意料中,脸上带着一丝为难,可语气却开始有些强硬。

“啪!”

可没成想,还没等他把话说完,顾挽歌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猛地抬手就抽在了他的脸上,指着他就大声训斥道:“狗奴才!我肚子里的可是陛下唯一的骨肉,大齐将来的太子,谁给你的够胆谋害皇子!你想造反不成!”

“微臣不敢!微臣不敢!娘娘恕罪!娘娘恕罪……”

顾挽歌的这一顿训斥,不仅让这位陈太医一下就吓趴在了地上,脸色惨白,就连旁边的那些太监浑身都一颤。

因为这些话太有杀伤力了,不管是谋害皇子还是造反那都是能诛九族的重罪。

“还不快滚!”看到这太医在地上头都磕出血了,顾挽歌猛地一把抓过旁边被太监端在手中微微发颤的药碗直接砸在了地上。

看到那名太医带着一帮太监狼狈的跑出了储秀宫,一股强烈的无力感一下顾挽歌瘫坐在了软塌之上,脸上血色全无,背上更是被冷汗浸湿。

不过很快顾挽歌就从软塌上强撑着站起,摇摇晃晃地就朝储秀宫外去。

现在没有别的选择,她只能逃了!

她知道江祁佑肯定已经下定决心要拿掉自己腹中的孩儿,若是继续待在宫中,自己刚才的那番话能吓坏那些太医和太监,可吓不住江祁佑。

现在这种危急的境地,让她甚至来不及去思考太多如何逃走计划。

“皇后这是要去哪啊!”

可顾挽歌受了重伤的身体终究太虚弱,她甚至都没看到宫门,就被一群人挡住了去路,耳边更是响起了一声阴测测的冷笑。

“陛下……”

迎着江祁佑那冰冷的冷眸看去,顾挽歌心脏一缩,顿时从头凉到了脚。

“将皇后请回去!”

顾挽歌甚至都没看到出宫的希望,就被江祁佑亲自带人抓回了储秀宫,一股无力传遍全身,心中更是被绝望所充斥。

“大齐的太子?顾挽歌,你还真敢想啊!怪不得你这么嚣张,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负手站在顾挽歌的面前,江祁佑阴测测地看着她,笑得森冷。

“只可惜,你没机会了!”

随着江祁佑一摆手,立刻就有人端着一碗药走到了顾挽歌跟前:“顾挽歌,你是自己喝还是朕亲自帮你!”

看着眼前的这碗滑胎药,顾挽歌的心颤抖得厉害:“祁佑,这是你的骨肉,这是我们的孩儿啊,你怎么忍心……”

“闭嘴!顾挽歌!”江祁佑的忍耐已经达到了极致,直接打断了顾挽歌的话,那双冷眸狠厉的吓人:“朕说过,你不配!”

“既然你不愿意吃,那朕就亲自帮你!”

说罢,江祁佑伸手将药碗端在手中,修长的大手直接掐住了顾挽歌的脖子,端起药就准备强行往顾挽歌的嘴里灌。

可顾挽歌闭嘴了嘴巴,他并没有立刻挣扎。

再加上顾挽歌的挣扎,反而激起了江祁佑的狠劲,那不断收紧的手指,仿佛要将她纤细的脖子直接掐断,让她呼吸越发苦难,眼前有些发黑。

这一刻顾挽歌毫不怀疑,若是自己不喝这药,江祁佑恐怕会将自己活生生掐死在这!

“我喝……放开我,我自己喝……”顾挽歌虚弱的出声,也惊醒了暴怒中的江祁佑,看着那双充斥着泪水和彻骨的恨意的明眸,他的心中一颤,本能地松开了手。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