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一章 受刑

发布:2018/4/2 11:41:48

加入书架

痛!

阴暗的牢房里,极致痛苦的闷哼声,夹杂着板子击打**的啪啪声。

慕醉月被按在老虎登上,嘴唇紧咬着牙关,忍着身上一波又一波侵袭而来的剧痛。

“小娘皮,今日杂家教教你如何做人,这狗眼看人低,可是要命的!都愣着作甚!继续用刑。”大太监刘公公阴瘆着面孔,尖着嗓音指使着动刑的那几个小太监好好办差。

话音落下,那几个小太监哪敢耽搁,更是猛力的击打着慕醉月的**。

她痛的冷汗直流,痛的痉挛抽搐了起来。行刑间,她那双冰凉的眸子,有坚韧,有不屈,有狠厉,唯独没有屈服于妥协。

二十大板毕!

慕醉月被人像是死狗般拖到了地上草席上,刘公公厌恶的踹了她一脚,妖里妖气的声音带着讽刺与鄙夷:“皇上可吩咐过了,不准弄死了这平阳郡主,你们当差可长点心……”

她讽刺的勾起一抹笑,皇帝可真是阴毒,用这种方法来折磨她。

只是没想到,自己会落到今日这个下场,这一切该怪谁?她那投错人的爹爹,还是她那阴狠的嫡母?

他们景阳侯府落到今天的下场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视线渐渐地模糊了,在极度的绝望中,慕醉月突然听到太监哑着嗓门叫唤道:“皇上驾到!”

欣长的身影带着上位者浑然天成的威严款步而来,那身金黄色的龙袍,在昏暗的牢房中格外的显眼。与印象中的少年郎一般,只是当年的青涩稚嫩转变成了如今的成熟阴寒。岁月磨砺了男人,却也抹掉了他们之间曾经拥有过的美好!

他扫了一眼地上脏乱的女人,即使那般狼狈的模样,亦美的惊心动魄。

可她是景阳侯府的嫡女,声名狼藉的平阳郡主,他只觉厌恶至极。

“慕醉月,朕给你安排的可还满意?”每日派人打她二十大板,再用宫内最好的金疮药治好她的伤势,吊着她的贱命!

“君墨寒,有本事杀了我。”

他犹如闲庭若步,走到她的身边,高大的身躯压了下来,冰冷的气息喷洒到她的脸上:“敢直呼朕的名讳,看来每天这二十大板是轻了。”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深刻的道理慕醉月懂!

景阳侯府大势去的那一天,新帝登基的那一天,便是新仇旧恨一起算的时日。要怪只能怪,她的爹爹没站对位,在废太子的阵营里。昔日,他们景阳侯府如何暗害君墨寒的,如今现世报应,只能说自作自受。

“朕今日倒是想尝尝,名动盛京的平阳郡主的身子,是不是真如传说那般蚀骨销魂。”君墨寒阴厉的勾着笑,挪动矜贵的步伐,靠近慕醉月后,倏然抽掉了她束胸的系带。

“不!君墨寒,你不可以碰我。”慕醉月想要逃,可身上的伤势,外加着男人霸道的禁锢,她恐是插了翅膀也飞不出这大牢。

后臀着地,她痛的倒抽一口凉气,他没有一丝怜悯的,将她身上破烂的狱服撕烂了,雪白的丰盈瞬间露了出来。

**的伤口摩擦着,粗暴且狠厉,慕醉月痛的浑身都颤栗了起来。

君墨寒终于尝到了她的滋味,只是在进入的一刹那,畅通无阻的感觉,让他微微一怔,下一刻他如狂风暴雨将她撕裂:“平阳郡主,你可真是下贱,和哪个野男人私会了?”

“不……不要……”心终于碎成了一片,住在她心底,那个温润如玉的小哥哥,今日终于用最残酷的方法,让她体会到了绝望。

“这样就受不了了?”君墨寒将她死死地按在草席上,大掌‘啪’一声击打她原本就伤痕累累的**。

皮开肉绽,女人凄惨的叫声在昏暗的牢房里响起:“君墨寒,你这个暴君,你无耻!”

男人持续着身下的动作,勇猛的每一下凶狠的撞击似乎将要她贯穿:“平阳郡主,这么段时日,还没让你学乖,看来是我太心软了。不如,从明日起,让整个景阳侯府陪着你挨板子,如何?”

墨君寒果然是够毒,竟用景阳侯府逼她就范。

“给我喊出声,我要听你的声音……”缱闂迷离的嗓音在她的耳根响起,慕醉月咬紧了牙关,强忍着。而男人为了逼她发出声音,更是卖力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慕醉月终于禁受不住,喉咙一股腥稠的血腥味上涌,头一晕,撅了过去!

  1. 第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