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3章:回家

发布:2021/9/28 16:17:31

加入书架

“我、我做了……什么?”

苏辛晚已经被那只手掐得喘不过气,心里越发不解,求生的本能却让她极力想要掰开男人的手。

薄云励狠下心,冷漠的逼她磕头,“你做了什么,自己不清楚?看着她!你在她老人家灵前还想狡辩吗!”

“说!”

“告诉我!”

“到底为什么!”

漫天暴雨,那声音像是从地狱里传出来的一般,让苏辛晚只觉得血管似乎都要被冻穿。

沈湘到底对薄云励的奶奶做了什么?

为什么他会这么恨?

苏辛晚看着遗像上那张脸,只觉得困惑又恐惧,却被薄云励一把推到了台阶下。

“你别用你的血,脏了我奶奶的墓碑!”

苏辛晚跌跌撞撞的摔下去,脚踝又是一阵钻心的痛,整个人倒在污水里,脸上已经毫无血色。

薄云励简直疯了!

保镖撑着黑色大伞赶过来,看着雨中的两人,表情有些微僵,正在犹豫要不要扶少奶奶起来,薄云励却已经冷冷开口:“不用管她,回家。”

苏辛晚的头脑一阵昏沉,强撑着抬起头,就看见轮椅已经逐渐远去。

“薄云励……”

她紧咬着牙站起来想追过去,脚踝却一阵钻心的疼,刚刚被薄云励那么一摔,似乎穿着高跟鞋的脚崴的不轻。

额头上的血水落下来,让她眼前更加模糊。

黑色宾利落下一串尾气将她甩在身后,天上的雨越下越大。

苏辛晚脱下高跟鞋,回望一眼那块墓碑,才顶着一张被血染得有些恐怖的惨白脸庞一瘸一拐的挪出墓园。

沈湘到底做过什么,能让薄云励这么恨她?

她一边思索着,一边拿出手机叫车,才发现屏幕已经被摔坏。

凭什么她要替人受过!

心中那股委屈忽然涌起来,苏辛晚几乎克制不住某种包裹着的眼泪,却咬紧了牙一瘸一拐的朝着公路上挪了过去。

她不能就这么算了,妈妈还在等她!

脚下忽然一阵钻心的疼,她一个趔趄摔倒在了污水之中。

“小姐你好,需要帮助么?”

头顶突然撑起一把黑色大伞,样貌精致阴柔的男人笑吟吟的看着她:“这么大的雨,你独自一人在外面,实在是不安全,要我送你回去吗?”

“不用,谢谢你,你,你可以帮我叫一部车么?”

苏辛晚心里有些警惕拎着高跟鞋慢慢后退一步:“车费我会转给你。”

男人微微挑了挑眉,看着她狼狈又警惕的样子,唇角扯起一丝温尔文雅的笑,后退到一个相对让苏辛晚觉得安全的地方,而后拿出了手机:“当然可以,告诉我地址吧。”

“东郊河海庄园B栋。”

苏辛晚刚刚报了地址,就看见面前的男人愣了一愣。

“真巧,我也住在河海庄园。”

那男人笑起来,上前搀扶起身形有点摇晃的苏辛晚:“既然都是邻居,索性也别麻烦了,我送你吧。”

邻居?

苏辛晚愣了愣,看着雨势渐渐更大,也不好再拒绝对方的好意,点了点头跟他上了车。

跑车停在了庄园门口,苏辛晚才下去车,男人却极为绅士的撑起伞走到了后座的车门前:“你腿脚不方便,我扶你吧?”

“不用……”

苏辛晚下意识觉得这样有些不妥,咬了咬头正想婉拒,男人却已经打开了后座的门,将手搭在她胳膊,不由分说的将她扶了出来。

她一时重心不稳,险些跌倒在地上,身旁的男人眼疾手快的扶住她的腰,等她站稳便松开了手,笑意温和的将她送到主宅门前:“再见了,美丽的邻居。”

苏辛晚只觉得额头昏沉,脚上的痛感似乎淡了一些,强撑着身体走进别墅,便看见一道裹挟着戾气的身影坐在沙发上。

客厅里分明亮着暖黄的水晶灯,气氛却压抑到了极致。

“才嫁给我一天,就已经在跟别的男人勾勾搭搭牵扯不清了,沈湘,你好得很!”

薄云励幽冷含戾的眸子直直落在她身上,怒意毫不掩饰。

他曾经愿意为她放弃一切带她一起远走高飞她不要,现在自己变成薄家继承人了,即使听闻残废了也要嫁过来。

终究就是个嗜钱如命的女人!

连去给奶奶扫墓都不忘记勾三搭四!

还勾搭上了他的堂弟!

苏辛晚看着男人滑动轮椅一步步朝他走过来,只觉得一股寒意顺着脚心直直涌上心头。

别墅里寂静得只能听见她的心跳和男人的脚步声,仆人在她回来之前,就已经被薄云励遣散。

“看来我的妻子需要长长记性!”

她被粗暴的拖向沙发,薄云励咬牙切齿的瞪着她,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

“我又做了什么吗!是你将我扔在了墓园!不过是有邻居好心送我回来,你就要这样对我?”

苏辛晚再也克制不住心里的恐惧和怒意,抬手就想将男人推开,却被他狠狠压在了身下。

那只大手死死掐住了她的脖颈,像是真的对她起了杀心。

“邻居,呵。”薄云励像是被这句话激怒了,手越发用力,让苏辛晚像是濒死的鱼一般不断挣扎着。

他要做什么……

真的想就这么杀了她吗!

苏辛晚无意识的翻着白眼,手徒劳的掰着他的手试图挣脱,呼吸却越发艰难。

几乎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那只手却忽然一松。

“薄云励?”

苏辛晚尝试性地推推他,发现他竟然没动。

“你怎么了?”她趁机推开他,跌跌撞撞的逃向门口,便看见薄云励捂着膝盖,紧咬着牙埋下头,喉间有隐约的闷哼。

手心传来的温度烫得有些渗人。

他好像发烧了?

苏辛晚又轻轻叫了他几声,发现男人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眼中流露出焦急的光,咬了咬牙将他拖回楼上。

算了,哪怕是为了母亲,她也必须忍耐!

房间的空调被她开到适宜的温度,苏辛晚先匆匆洗了个澡换下身上湿透的衣物,才用微凉的毛巾搭在男人额前,为他脱下身上的西装。

薄云励的表情难得平静,苍白的脸看上去甚至有些虚弱,苏辛晚看着他肿起的膝盖,秀挺的眉微微蹙起。

是因为腿发炎了,才引起了高烧?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