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6章:强迫

发布:2021/9/28 16:17:31

加入书架

她要毁掉谁的所有?

这个女人难道又要开始害人了?

两人各怀心思的沉默着,苏辛晚紧抿着嘴唇,逐渐从复仇的快意中清醒。

如果沈湘真的狗急跳墙……她珍视的那些破烂,怎么比得上她母亲?

可是薄云励明显不信任她,她又该怎么借他的势?

此时薄云励的手机传出震动,他点开屏幕查看。

是助理发来的短信:【薄总,您上次交代我调查的事情,有结果了。】

正当他想进一步了解的时候,眼前忽然闪过一道黑影。

苏辛晚顿时回过神来,眼神惊愕的看着那辆黑色的越野车撞向他们的宾利。

她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抱住还在发怔的薄云励,用身体死死护住了他。

后背忽然一股巨力袭来,她的头重重撞在车顶上,径直昏厥过去。

两人很快被后面赶来的助理送进了医院,薄云励被苏辛晚护着,并没有受太重的伤,但苏辛晚却一下子就陷入了昏迷。

看着不省人事的女人紧皱着的眉头,那种不对劲的感觉又攀上了薄云励的心头。

助理一脸惶恐地看着一脸平静的薄云励,生怕这就是暴风雨前夜的宁静。

“薄总……”

“给我请最好的医生,我要她今天就醒来!”

薄云励的车子的安全措施相当完善,苏辛晚也只是受到冲击有些轻微的脑震荡,很快便悠悠转醒。

一睁眼,薄云励那张覆着薄冰的脸便出现在了眼前。

见她醒来,薄云励让助理去叫了医生,确定她身体无碍之后,便支开了所有人。

苏辛晚的眉头瞬间紧锁。

他又要做什么……

自己刚刚还救了他,他不会又要质问这车祸是不是她主导的了吧?

然而男人只是薄唇微启,用清冷的声音问道:“还好?”

苏辛晚垂眸点了点头,既然这男人不挑明,她也不会上赶着自证清白。

“那就好,你之前为了救奶奶已经被车撞了一次,若是再因为我出点什么事情,怕是整个薄家都要让给你了。”

他的话语冰冷嘲讽,苏辛晚却听出了一丝不对劲。

她来之前沈湘跟她对过了台词,薄云励的奶奶明明是突发心脏病被救的,怎么就成了车祸?

还有在男人之前分明说是沈湘害死了他奶奶,现在怎么变成了救奶奶?

看着男人幽深不见底的墨色眸子,苏辛晚心中一沉。

他果然是在诈她!

她强压下汹涌的情绪,咬着唇开口道:“薄先生记错了,我只是给奶奶喂了速效救心丸,没有被车撞。”

薄云励的面上平静无澜,仿佛早就料到她会这样回答一般。

他没有再说一句话,径直转动着轮椅离开了病房。

病房内再次归于了寂静。

可惜这平静并没有持续太久,随着一阵高跟鞋的脚步声,另一个她不想见到的人出现在了病房里。

“苏辛晚,你可别装死了,不然到时候你那个妈可就保不住了!”

苏辛晚面色顿时冷了下去,抬眸冷眼看向这个恶毒的女人:“沈湘,你搞清楚,现在是你有求于我!”

沈湘眸子微动,语气中满是傲慢:“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替身罢了,还真当自己是薄家少奶奶了?等你怀上孩子,就赶紧给我换回来!”

苏辛晚怒极反笑,眼中的凉薄几乎要满溢出来。

“我之前就警告过你,不要做这些无聊的事情,你忘了你那些被烧掉的画了吗?”

她挺起身子,一把拉住沈湘脖颈上的丝巾,将哇哇直叫的女人拉近了一些,在她耳边如同鬼魅一般开口:“如果我得不到我想要的,那么就算变成厉鬼,我也会把你、把你那个白眼狼的畜生爹一起拉入地狱!”

沈湘的眼中虽然仍是满满的嫉恨与怨毒,但不免得也带上了一丝惊恐。

这个疯女人是真的能干出这种鱼死网破的事情!

“总之、这次只是个警告!你给我好好做事!”

她狼狈地拿起包,转身就要离开,却被一声喝住。

“等一下!我要见我妈!”

沈湘顿了顿,咬牙切齿地掏出了手机。

手机屏幕上,苏妈妈正蜷缩在床上,身上带血的病号服也早已换掉,虽然神色依旧惊恐,但好在没有再受什么伤了。

苏辛晚心中暗松一口气,看向沈湘的目光也多了几分警告。

“这就对了,看来你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蠢,我们各取所需才是上策。”

沈湘捏着手机的指尖微微泛白,狠狠剜了她一眼,才怒气冲冲地离开。

这个贱人!等到她拿到她想要的,第一个就是送这个贱人和她的**妈下地狱!

苏辛晚的病情并不严重,很快便得到了出院的赦令。

薄云励并没有亲自来医院接她,苏辛晚倒也不求这些,他们二人的关系也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

回到家,薄云励正端坐在客厅,腿上盖着薄毯,手指飞快在笔记本电脑的键盘上敲击。

苏辛晚并不想同他交流,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我回来了”,就打算直接上楼。

可刚踏上楼梯,那个清冷低沉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等一下。”

苏辛晚回过头,就看见那双暗沉的眸子中复杂的情绪,她藏在身侧的拳头微微捏紧,脸上却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意:“怎么了?”

薄云励定了她半晌,冲她扬了扬下巴:“过来。”

苏辛晚心中叹气,却无法在这种时候得罪这个唯一可以利用的靠山,只能顺从地走到一旁坐下。

“今天和你在病房里见面的人,是谁?”

男人的目光停留在电脑屏幕上,纤长的手指轻轻敲击着触控板,仿佛只是漫不经心地一问。

苏辛晚却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沈湘来的时候包得十分严实,他的手下应当是没有看清她的脸的,但是……

“没什么,只是一个来看我的朋友。”

“朋友?”薄云励嗤笑一声,眼底一片冰冷。

“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还有一个见不得人的朋友?”

还说什么找到了爱情所以烧了她那些画,真是有够恶心。

想到开业典礼上那女人“深情”的嘴脸,薄云励就一阵作呕。

既然能这样问,显然他并不知道来的人就是真正的沈湘,苏辛晚垂下眸子,长长的眼睫盖住了全部神色。

“她只是习惯那么穿而已。”

现在,还不是玉石俱焚的时候,她必须保证母亲百分百的安全!

薄云励显然不满意这个模棱两可的回答,他丢开电脑,一把钳住了苏辛晚的下颌。

“习惯?好,很好。”

他的唇忽地盖了上来,一路侵城略地,丝毫不留情面,苏辛晚下意识地挣动了两下,却被男人更用力地按住。

“沈湘,认清你的身份,你既然要当薄家的太太,那就要伺候好我。”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