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5章:烧画廊

发布:2021/9/28 16:17:31

加入书架

屏幕上,她母亲身上单薄的病号服已经沾满了血迹,那张温柔慈爱的脸上布满红肿的掌痕,正被迫跪在地上朝着面前的几个高大的男人叩头。

沈湘看着苏辛晚眼中瞬间涌出的泪,笑意讥讽的拨通了电话。

“这个老女人,还是有几分姿色的,不如你们和她好好玩玩吧,正好我也想看看,她到底有多会勾引人。”

“你敢碰她,我会马上给薄云励打电话,告诉他所有事情!”

苏辛晚的胸口一阵痛意传来,咬着牙一把掐住了沈湘的脖颈:“如果不想让沈家承受薄云励的怒火,那就各退一步,叫那些人马上停下来!不然我不仅弄死你,还要拉着沈家给我和我妈陪葬!”

“你……”

沈湘眼底闪过一丝惊怒,看着她癫狂的模样,只能咬牙开口:“停下!别动那个女人!”

画面那头,保镖们终于松开了手。

苏辛晚一把扔开沈湘,眼神凉得惊人。

“这就对了,别做这种无聊的事情,对大家都有好处。”

她一字一顿开口,语气却泛着冷:“我只想要我妈,你也不过是想要薄夫人的位置,各取所需,不是吗?”

说是这么说,但苏辛晚早已经打算妥当,救出母亲之后,更加不会放过他们!

这个贱人,竟然敢威胁她!

“你……你很好。”

沈湘眼中的怨毒毫不掩饰,握了握拳才强行冷静下来:“你最好给我记住了自己说的话,要是办砸了,你和你那个母亲,绝不会有好果子吃!把衣服脱下来换给我,然后跟着我出门!”

且让这贱人猖狂一段时间,等事情成了,她绝不会放过她们!

她已经被关在家里很久了,没有机会出去交际应酬,远离那些人对她的奉承吹捧……简直要疯了。

这小贱人过来,恰好能带她出去。

苏辛晚默不作声的脱下衣服交给她,趁着沈湘换衣服的时候,手却在手机上微微动了动。

沈湘劈手夺过她的手机,表情矜傲的上了车,没注意到苏辛晚眸底深重的恨意。

星野画廊——

“沈小姐……啊不对,现在是薄夫人了,好几天没见到您,又美丽了很多啊。”

“薄夫人,您的画真是太棒了,不知道结婚后会不会封笔?假如封笔了,对于艺术界简直是一大损失啊。”

见沈湘从车上下来,在画廊里参观的客人赶忙急促的迎了上去,脸上笑意热络,却带着些刻意。

今天是画廊开业的日子,沈湘也是算准了苏辛晚今天回门才选了这一天。

“诸位放心……”

她眼中有得意的光,很是坦然的享受着那些吹捧,看着那些凝聚她多年心血的画作,脸上的自得盖都盖不住。

她是江城最优秀的女人,自然值得最好的!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沈湘看着屏幕上那个名字,手忽然僵硬。

“喂……”

她的声音打着颤,极力镇定下来开口:“怎么了?”

薄云励冷淡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你在哪?”

“我,我在画廊。”

沈湘的脸色霎时间变得惨白,听见那一头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极力挤出一丝笑冲那些客人点点头,一把捏住了身后始终低着头的苏辛晚的手。

“走!”

苏辛晚无声的扯了扯唇跟着她走向工作间,笑意却不达眼底。

换衣服的时候她悄悄给薄云励发了条消息:我要出去一趟,让司机先走了,你方便一会来接我么?

男人没有回复,她很快就删了短信,原本也只是赌个运气,没想到薄云励真的会来。

两人飞快将衣服换了回来,苏辛晚抬起下颌,气质清冷又优雅的带着沈湘走出门,向宾客们点头致意。

黑色的宾利停在门口,男人被保镖推进画廊,虽然坐在轮椅上,清冷矜贵的气质和天生居于上位的压迫感,却让宾客们逐渐安静下来,下意识低了低头。

薄云励看着那些宾客,皱了皱眉到她身边淡淡道:“走吧。”

“不着急,我想宣布一个消息。”

她脸上忽然露出狡黠的笑意,亲密的拉着男人的手,推着他的轮椅上了台。

客人们一时间有点茫然,却很是配合的站在台下,静静听着江城这位著名的才女[沈湘]要说的话。

“各位,原本在我心里,艺术就是我的一切,但是当我遇见了爱情,和我先生真正走到一起,我发现这世间最优秀的画技,也没办法描绘爱情的美好。”

她的声音带着微微的笑,旁人只以为她的因为婚后的幸福才这样开心,台下的沈湘却骤然握紧了拳,脸色一片苍白。

“以前我不知道天高地厚,明明没什么天赋,却还是执着于画画,而现在,我想把这些拙劣的作品都烧掉,破而后立,开始新的人生,也从新的生活里面找到灵感,希望能有更好的作品。”

苏辛晚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抬手拽下那副沈湘最为得意的作品:“就从这幅开始。”

沈湘紧紧捂住了唇,眼中尽是怨毒和难以置信。

这个贱人,她怎么敢!

薄云励微微蹙紧了眉,眼中闪过一丝审视的光,只觉得这女人越发让他觉得看不透彻。

她一向自高自傲,自诩自己在艺术上极有天赋,竟然忍心烧这些画?

就算这些画不怎么好,但至少也是能卖出百万价格的,她那么视财如命的一个女人,居然放着赚钱的机会不要,要主动将它们全部烧掉?

宾客们只骚动了一阵,就纷纷鼓起掌来。

“沈小姐真有艺术家的风骨,希望沈小姐今后能创作更优秀的作品。”

“祝您和薄先生婚姻美满……”

苏辛晚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看着工作人员将那些画摘下来,拿了个火盆开始烧画,笑意更深。

她不露痕迹的看一眼沈湘,正对上她惊怒怨毒,冷意森然的眸。

苏辛晚戏谑的笑笑,等到那些画烧成了灰,才牵着薄云励走出去。

才上了车,手机便是一阵震动。

沈湘:你疯了是吗!竟敢烧我的画!你这该死的贱人!不怕我对你妈动手吗!

苏辛晚眼中闪过刻骨的冷意和复仇的快意,素白的手指飞快滑动。

“你再敢碰我母亲一根手指,我就毁掉你所有珍视的东西。”

“在和谁聊天?”

她眼底的冷意还未散尽,耳边却有温热的气息喷薄。

男人黝黑的眸子里带着些许审视的光,语气却带着丝丝嘲讽:“你不是最宝贝你的那些画么?”

“没什么好可惜,都是垃圾。”

苏辛晚冲他笑笑将手机收起,后背却冒出了冷汗,下意识别过头看窗外的风景,不再和他对视。

薄云励眼中疑惑更深。

他并没有看清短信的内容,只看见一句“毁掉你所有……”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