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五章 爱上了别人

发布:2018/6/1 16:30:20

加入书架

书安?处理完事情?过去找他?

又是在酒店门口看到的那个人!

林墨沉刚刚冷静下来的头脑再次被愤怒充斥,他想也不想,直接一开踹开迟簌簌的房门。

迟簌簌刚挂断跟徐书安的电话,就听到门口“砰”的一声,她被吓了一大跳,转头看去,却见林墨沉脸色阴沉地站在门口。

他迈着长腿两步跨进房间,将手中的塑料袋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冷然凑近了迟簌簌,沉声道:“迟簌簌,是不是我给你太多自由,让你忘记了自己是谁?”

迟簌簌深爱着林墨沉,同时又本能地畏惧这个男人的怒意,她下意识往后退了一点,落入林墨沉眼中,却变成了实打实的闪避。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口口声声说爱他的女人,居然也跟别人一样,开始畏惧躲避他了。

林墨沉唇角噙起一抹冷笑,上前一步将迟簌簌从床上拉了起来,紧紧将她禁锢在怀中,冷冷道:“你离开我就是因为他?”

林墨沉心中很清楚,迟簌簌不会因为一个三年不见的大学同学闹着要离开他,可他一想到三年前那个男人曾经公开追求过迟簌簌,他心中的猛兽就开始嘶吼咆哮,恨不能挣脱他理智的牢笼,将那个叫徐书安的男人撕个粉碎!

“不,不是的……”迟簌簌被他箍得难受,拼命挣扎着想要从林墨沉怀中逃出去。

这挣扎却再次激怒了林墨沉心中的猛兽,他看着那双熟悉的唇瓣,忽然低头狠狠吻了上去,迟簌簌咬紧了牙关不肯配合他的动作,他就在迟簌簌的唇上撕咬,直到她的空气被全部夺走,没有反抗之力的张开双唇之后,他的动作才放缓了下来。

感受到怀中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林墨沉的心再次冷静下俩,他懊恼自己刚才的失控,终于放开了迟簌簌的唇,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轻声道:“簌簌,别闹了。”

他声音温柔,却戳中了迟簌簌心中最绝望的点。

跟以前一样。

做他的地下情人,断绝跟旁人的关系,最后在她的世界只剩下他的时候,他去跟别人结婚?

迟簌簌一下睁大了眼睛,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抱住自己的林墨沉推开,咬牙看着他:“我没有闹,林墨沉,我要跟你分手!”

“为什么?”林墨沉后退一步,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迟簌簌。

迟簌簌一顿,如果男人觉得她只是情人,没有资格过问他的婚姻的话……迟簌簌一咬牙,终于说出了一句她以前绝对不会说的话:“因为我已经爱上了别人!”

“爱上了别人?谁?”林墨沉的脸色再次阴沉下来:“是不是徐书安?”

从跟林墨沉在一起开始,迟簌簌的生活中就只剩下了林墨沉,她找不到其他更有说服力的人选,只好点了头,咬牙承认:“是他,我从一开始喜欢的人就是他,跟你在一起只是为了你的钱,现在我钱赚够了,我要走了!麻烦你放我走好不好!我喜欢徐书安!我只想跟徐书安在一起!”

迟簌簌每说一句,就仿佛往自己心里狠狠捅了一刀,可看着林墨沉越发阴沉的脸色,她又觉得有种异样的痛快,将曾经小心翼翼爱着林墨沉的心扔进尘土里,狠狠碾压后,那些压抑许久的情绪也终于释放出来。

她说着,眼泪不自觉流了出来,身体也颤抖了,可都阻挡不住她要离开林墨沉的心,她的言语越发过分,带着对林墨沉的怨怒和很,拼命地往自己身上泼着脏水:“我早就跟徐书安在一起了,说不定连流掉的孩子都是他的,林墨沉你还愿意继续把我留下吗……”

“啪!”

清脆的一声巴掌声响起,陡然打断了迟簌簌积攒已久的发泄。

她愣愣看着林墨沉,良久之后,才缓缓抬手,捂住自己被打的脸:“你……打我?”

那轻飘飘的声音落在林墨沉心头,却像是有千钧的重量,林墨沉从未感受过这种混乱的心情,他那堪称机器一般完美精密的大脑在这一刻彻底罢工,他甚至无暇去想刚才迟簌簌话中有多少破绽,心中就只有一个声音:他再也不要见到这个女人了。

“滚,不要再让我看到你。”林墨沉沉着脸冷冷说出这么一句后,便将头别向窗口的放线,再也不愿意看迟簌簌一眼。

迟簌簌终于得偿所愿地从林墨沉口中听到了这句话,心却像是在油锅里滚了一遭一样,她流着泪却勉强自己勾唇笑了,缓缓起身下了床,走到旁边柜子将自己仅有的东西装进包里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令人伤心的地方。

迟簌簌走后许久,林墨沉才弯腰,狠狠一拳垂在迟簌簌刚才坐过的地方。

“喂,书安,是我,你现在有空吗?我想好了,决定加入你们的公司,只是现在我没有地方住了,你能不能帮帮我?”

从林墨沉的房子里出来,迟簌簌在街边蹲了许久,才终于恢复冷静,

大概是被这段畸形的关系折磨了太久,跟林墨沉彻底闹掰之后,迟簌簌决然不觉得有多么伤心,反而是松了一口气。

以后,大概就是新的生活了吧。

她跟社会脱节,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只好忐忑地拨通了徐书安的电话。

好在徐书安什么都没说,很快就开车到了迟簌簌所在的地方。

迟簌簌从房子里出来,连外套都没穿,看着她单薄的衣衫和青白的脸色,徐书安忍不住皱眉:“你怎么弄得这么狼狈?”

迟簌簌脸上还带着风干的泪痕,她生怕被徐书安看出什么,忙转过头去,小声道:“没什么,就是发生了点意外,现在我没有地方住了,你能帮我安排一下吗?我可以拿房租。”

跟林墨沉在一起的前两年,她并没有放弃自己的专长,还在私底下赚了一些钱。

后来林墨沉对她的掌控越来越紧,她轻易不能出门,也就没再赚过钱了。

好在这一年花销不大,她还是有点积蓄的。

听迟簌簌这么说,徐书安却皱眉道:“都是老同学,说这些干什么,我们之前为员工准备了两间员工宿舍,我带你过去看看。”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