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十章 狰狞而恶毒

发布:2018/6/1 16:30:20

加入书架

直到一口气冲到电梯口,迟簌簌终于靠在电梯口的墙上大口的喘息起来。

泪水再也忍不住,大颗大颗的掉落下来。

她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合同,擦干泪,按了下去的按钮。

“迟小姐,请等一下。”

身后传来一个男声。

不用转身就知道,一定是朝言。

“还有事吗?”

迟簌簌带着鼻子问道。

朝言是林墨沉的秘书,过去的几年,自己反倒是跟朝言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

“林总让我把这个给您。”

朝言说着走到迟簌簌跟前,把一张卡递给了她。

迟簌簌回头看到是那张黑钻卡。

林墨沉这是在羞辱她吗?

那天,她把这张卡仍在他身上就是要结束的意思。

现在把这个还回来什么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

她苦笑着伸手接过卡,说道:“谢谢你。”

不管怎样,朝言只是个传话的,曾经还给过自己很多帮助。

朝言笑了笑,说:“请多注意身体,林总……”

看他还要说,迟簌簌急忙打断他:“我知道了,谢谢。”

“叮”的一声电梯在他们所在的楼层打开。

迟簌簌狼狈的闪身进去,飞快的按下关门的按钮。

朝言望着消失在眼前的女人,脑海中尽是女人煞白的脸和有些干裂的嘴唇。

经历了那样痛苦的事,她一直都没有好好休息。

林总这回的确有些过分了,自己要不要回去就劝劝他。

想想林墨沉冷峻的眼神,朝言瑟缩了一下。

还是算了,给卡就是让她好好照顾自己的意思。

迟小姐冰雪聪明,一定知道自己老板的意思。

想到这里,朝言安了安心,回办公室去了。

不管怎样,那个女人是真的挺可怜的。

……

电梯里红色数字指向2的时候,迟簌簌终于松开紧紧搂住的肩,无力的扶着墙站起来。

她揩了揩眼泪,对着电梯的金属面用力扯出一个笑容。

出了电梯就不许自己再难过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叮”电梯门打开,迟簌簌攥了攥发白的手指,深吸一口气迈出电梯。

“顾总,朝秘书说您可以上去了。”

刚出电梯门,迟簌簌就听见大厅的前台礼貌温柔的声音。

循声望去,只见顾情正笑意款款的从等候区的沙发上站起来。

原来她一直没走,她想得到的一直都不止是月亮湾。

月亮湾是恒远最近开发的全市最豪华的地产楼盘,位于全市最风景优美的清河河畔,周围的配套设施都已经非常完善。它的销售群体是本市的上层社会。

早在楼体预售的半年前就已经全部内定出去,冲的就是恒远在业界的口碑。

此次楼体即将竣工,恒远放出口风要把整个楼体的装修设计承包出去。

此消息一出,整个装修界都跃跃欲试,毕竟拿到这个项目不光有可观的利益价值,还有业界的影响力和与恒远的长期合作前景。

秦霜一直精明干练,她怎么能不把握这次商机。

亚森太需要一个这样的机会了。

自己刚刚进公司,这个也算是投名状吧。

想到这里,迟簌簌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她不想跟顾情再有什么见面的机会,她们一直是对立的关系,包括这次的合同。

“迟小姐?”

看出迟簌簌的意图,顾情暗暗咬牙,故作温柔的喊道。

她可不想错过这次见面的机会,刚刚一肚子气都还没有散去呢。

迟簌簌假装没有听见,低头加快了自己的步子。

“迟簌簌!”

突然一声尖利的喊叫传来,迟簌簌一惊转过头去。

只见前台小姐面红耳赤的望着自己,身体保持着一个扭曲的姿势。

顾情满意的收回放在前台小姐腰间的手指,优雅的笑了笑。

很明显那声尖叫来自那个前台小姐。

“迟小姐请稍等一下,我有事想请教一下。”

顾情说着身姿摇曳的往迟簌簌这边走来。

迟簌簌不知道顾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她不动声色的把合同放进包包里,停下身站在那里等着。

前台小姐揉着自己被捏痛的腰肉,有些恨恨的望着迟簌簌。

顾总最和气不过,不就是说句话吗?干嘛假装没听见。

害的顾总请自己帮忙不说,还挨了顾总的一下,肯定是顾总着急了才这样的。

迟簌簌并不知道前台小姐在想什么,还同情的望了她一眼。

就在前台小姐给自己翻白眼的时候,顾情已经走到了迟簌簌跟前。

“迟小姐这是要去哪里?走的真快!”

顾情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你有事就说吧。”

迟簌簌可不会认为顾情会对她的去向感兴趣。

“这么紧张做什么,我就是想请教一件事。”

顾情说完轻轻的帮迟簌簌落在额前的碎发别在耳后。

迟簌簌警惕的往后退了退,说道:

“什么事就请说吧。我还有事,实在不能耽搁太久。”

她从顾情笑着的眼睛中看到了满满的恨意。

“哦?迟小姐的确身子忙得很呐。”

顾情说完就掩着嘴笑了起来。

迟簌簌眼中充血,对这个白莲花连最后一点好印象都没有了。

她那精致的面孔此刻显得那么扭曲。

迟簌簌紧了紧手里的包包,毫不客气的说:

“这个问题我无可奉告。”

说完就转身想要离开。

“迟小姐急什么?我还没问呢你怎么就无可奉告?”

顾情上前一步拉住了迟簌簌,故做轻松的问道。

迟簌簌不动声色的挡开顾情的胳膊,有些不耐烦的说:

“有些人只看她的脸色就知道她有什么样的心肠,会说什么样的话。”

听到迟簌簌的话,顾情脸色变了一变。

随即又一脸笑容往前凑了凑,说:

“看墨沉对你的喜爱,原来迟小姐不仅床上功夫了得,嘴巴功夫也不错哦。”

顾情的话声音并不大,但听在迟簌簌的耳朵里就像扔了两个地雷。

这白莲花果然漏出了狐狸尾巴。

“你说什么?”

迟簌簌又气又恼,她没想到这个电视上光鲜亮丽的女人居然这样说她。

“不要以为你的身体能久久的套住墨沉,不是你的东西,就是费尽心机也没有用。”

顾情说完就径直往前走去,然后幽幽的说道:

“办公室勾引,比妓女都不如。”

最后一句话随顾情的身体一起消失在电梯里。

迟簌簌看到了电梯关上的那个表情。

狰狞而恶毒。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