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一章 韶华之殇

发布:2018/2/2 12:18:33

加入书架

鸽子迷茫地看着这个庞然大物,虽然经常看见这个东西,但是它还是不明白这个存在的意义。

此刻,莫离也在看着这些鸽子,只是和鸽子不同的是,现在的她对即将面对的事情充满了迷茫,不知道为什么两个小人在打架。

其中的一个揪着另一个的耳朵在说,“难道你已经忘了这十年是怎么过来的吗?”而另一个则是委屈巴巴,但是可以看得出来的是,她的眼里充满了渴望,可是却被掩饰起来了。

十年一梦,莫离已经忘了她是个A市人,还以为自己是个纯粹的英国人了。

这十年,时间过于漫长,让她已经忘了她是为什么要去英国的了。

光影模糊,花影翩跹。

好像是在看别人的故事一样,那一切看得都不是很真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莫离只觉得这其中的主人公很是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终究是想不起来了。

大抵年少都会有的轻狂,男孩子对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许下“定不负相思意”的诺言,可是去不知道李白曾言“古来得意不相负,只今惟见青陵台。”

就算是脍炙人口的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故事,最后的结局,也是差点变成了“相如作赋得黄金,丈夫好新多异心。一朝将聘茂陵女,文君因赠白头吟。”终是相如回头是岸,可是中间的插曲也是不那么美好的。

莫离很想和他们说,“不要白日做梦了,这世上最不能相信的就是爱情了,年少的爱恋都是没有物质基础的,这也是日后容易动摇的原因。”其实,让从来都是耀眼的明珠的莫离说出这句话实属不易。

这十年,看上去不是很长,但是对于莫离来说,却像是过完了一生。

以前的她,几乎是在哪方面都不曾被短缺过,这些都得益于自己的父母。最后,讽刺的是,为了保住自己,他们直接牺牲了自己引以为傲的女儿,而且这一切做的是毫不犹豫。

到了陌生的环境,莫离是彻夜难眠,最痛的就是被心爱的竹马这样舍弃吧。准确的是,是她自以为是的“竹马”,或许,在他心里,她什么也不是。

朦胧中,莫离好像看见了那张让她又爱又怕的面庞。他依旧是那样的俊美,即使是女孩子,也会羡慕他吧。一张脸上,如同鬼斧神工般的作品。

白皙的让人分不清这是雪还是面色,清秀的面容很舒适,这样的容颜最适合温和的人,微微一笑的时候,空气中都弥漫着暖意。可是,偏偏让人懊恼的是,这人不是喜欢笑,总是冷着一张脸,让人以为事欠了他钱。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张脸,让莫离是又爱又恨,要是重来一次,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再次遇见他,可是如果是十年前那个被一直呵护着长大的她,一定会甜甜地说,“我这辈子最幸运的就是遇见了我的竹马了。”

那个时候,莫离最喜欢的就是说这句话了,可是多年以后回想起来,她才觉得自己究竟是有多傻,这些都是她的一厢情愿,在黎安树的眼里,她的存在就是让他困扰的吧,又怎么会真心喜欢她呢。

都是,她太傻、太年轻,也是她太单纯了,不然怎么会被人逼到那种地步,还会心甘情愿地听从他的安排呢。

漫天都是血,到处都是流淌着的血,蜿蜒着向莫离来。

莫离呆呆地不知道怎么办,她分明看见了这血里都是元流觞得意的笑脸。

一向都是乖乖女的莫离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当成嫌疑犯,这个送她进去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亲爱的竹马,黎安树。

那段时间,她一直都是呆呆地,想的都是黎安树抱着浑身是血的元流觞的离开的场景。他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留给她,好像她的存在都是她自己虚构出来的。

可是,就连她的父母都前来逼问她,为什么要对元流觞下手?

是啊,为什么呢?莫离有些自嘲,这些都是陪伴着她长大的人,可是没有人问一问她,是不是安好?在这样的情况下会不会害怕?一个个都是带着愤怒的眼神,好像她就是那个罪魁祸首一样。

其实,若可以,莫离那一刻真的不愿意认识黎安树,那个对她不耐烦但是依旧会照顾她的黎安树在那一刻真的灰飞烟灭了。

在那以后,莫离就再也没有见过黎安树了,只是在监狱里总有不同版本的故事。

大抵都是,天之骄女骄横跋扈,对于一个平民女孩都不放过,别人就是穿了她的衣服,而她居然要对她开枪。要不是王子出现的及时,恐怕“灰姑娘”就会香消玉殒了。

后来的后来,灰姑娘成功地变成了王子身边的那个人,而恶毒善妒的公主终究是摔落凡尘,跌得粉身碎骨。

那段时间,莫离在想,为什么呢?再后来,她连为什么都不想去想了,在监狱里的时间过得很快,很充实,就连她的父母的容颜都是忘记殆尽了,可笑地是,一直自诩是她的朋友的那些人,在她出事以后,连个照面都不知道来。

反而是一个她不是很熟的女孩子会常常来看她,给她带一些好吃的零食。虽然这些东西都很廉价,莫离连见都没有见过,但是,她不由得感谢这个女孩子,要不是她,她恐怕都认为自己的存在都是虚空的。

仅仅是半个月,但是在莫离的眼里却像是半个世纪,直到有狱警前来告诉她,被害人已经撤诉了,而她现在不会被追究任何责任,莫离只是弯了弯嘴角,即使是这样毫无任何情感的微笑,可是足以惊艳了狱警。

莫离本来就是很美,但是,现在的这种,不同于以往,反而是一种凄美,让人印象深刻到骨子里。

可能是老天都在为莫离的人生可悲吧,众叛亲离不过如此。天色灰蒙蒙的一片,来接莫离的是她的父母,还有苦苦等在外面的那个好心的女孩子,就在狱警以为这个女孩子注定是要扑个空的时候,却发现莫离连一个眼光也没有给她的父母。

一直在等着的女孩子见到了莫离,激动地抱着她,大声欢呼着,好像被释放的人是她自己一样,莫离的嘴角这才有了温暖的弧度,值班的狱警瞥见,发现原来莫离的微笑是如此的美丽,让人忍不住靠近。

而她的父母也没有任何的不喜,反而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好像眼前的这个人不是自己的女人,而是某个合作伙伴一样,将手里的机票和录取通知书直接放到莫离的手里,就这着离开了。

那个女孩子明显是在为莫离打抱不平,“莫离姐姐,你爸妈怎么这样啊?真是,你好不容易现在没事了,看他们的态度好像是不高兴一样,要不是知道你是他们的女儿,我还以为你是他们的仇人,他们特意来看笑话的。”

莫离毫不在意,目光毫无波动,好像刚才的一切没有发生过一样。但是,在面对眼前的这个女孩子的时候,满满都是柔情,好像刚才冷厉的那个不是她一样,“你叫什么名字?我好像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你?”

其实,莫离的这句话已经问了很多遍,但是莫离好像是得了失忆症一样,依旧在不断重复着,女孩子的眸子里依旧是澄澈的目光,“我叫萩笙,我妈妈喜欢叫我阿笙。”但是,她的眸底明显都是担忧。

显然,莫离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问了很多次,虽然她不厌其烦地回答了很多次,但是她的心里对于这个状态的莫离很是担心。

如果忽略掉莫离毫无波澜的眼睛,萩笙一定以为眼前的这个人是在撒娇,“我可不可以去你家啊?”这样软软的语调,让人不由得想起有些黏腻的棉花糖,满满都是泛着那种让人心情愉悦的粉色泡泡。

虽然心里疑惑众多,萩笙却是没有任何犹豫,“我真是求之不得呢。”

来接她们的是萩笙的父亲,一个看上去很老实的男人,让人蓦然安心。

直到在萩笙家住了很久,莫离几乎都快以为自己就是萩笙家的一份子了,可是这个时候偏偏是有人让她不舒服,她的父母以最让人舒服的语调“提醒”她不要迟了机票。当莫离找到机票的时候,不由得冷笑,真是一手好算盘。

  1. 第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