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三章 失踪了

发布:2018/5/25 16:21:58

加入书架

一个小时后。

白老爷子接到了程子菡的电话。

“白爷爷!”程子菡在电话里哇哇大哭,“清雨她不见了,她和我约在这里见面,我到处都找不到她,手机就在地上扔着……呜呜呜……怎么办?”

年过古稀的白老爷子脑袋一阵眩晕。

“快去报警!!”

白家所有人的人倾巢而出,只要是能用上的关系,统统都用出去了。

半个小时后。

白家的人先后赶到了水壶湾。

程子菡抱着腿坐在树下藤椅上,手里捧着白清雨的手机哭的眼睛红肿。

边上白家的人七嘴八舌问她怎么回事。

“到底怎么回事?丫头你别哭了,快说说是怎么回事!”

白老爷子急的脸都白了。

“她说心情不好要来散心,让我陪来陪她,她说好在这棵树下等我的,我来了之后没看见她就打电话,谁知道……”程子菡抽噎,“谁知道……在椅子下边找到了她的手机……”

“好好儿的怎么会不见了?”白老爷子慌的脸皮颤颤,“虽说她皮了些,也没惹什么仇家啊……”

“是啊,清雨这丫头这么可爱怎么会有仇家?”

“急死我们了……”

仇家?

程子菡一晃神,“她……她好像是惹了一件事。”

“什么事?!”白老爷子忙问。

“她砸了前任的订婚宴,就在几天前!”程子菡擦擦脸上的泪,一脸焦急,“会不会是他们报复?他娶的是胡家的二小姐,听说他们家有权有势。”

“胡家?”白老爷子眼睛一眯,“我看他们是存心要和我们白家结仇了!”

…………

某座岛上。

白清雨已经要崩溃了。

“我去上个厕所总可以吧?”她无语的和自己身边的保镖对峙。

保镖冷着脸纹丝不动:“先生说了,你不能离开他身边半步。”

白清雨咬牙:“那我想上厕所,难道随地大小便吗?!”

“屋子里有厕所。”保镖随手一指:“您请便。”

请便你个大脑袋啊请便!

她翻了个白眼,“你们这是非法囚禁我告诉你,我可以报……我手机呢?!”

白清雨把自己的口袋翻了个遍儿,别说手机了,一根毛都没有。

她手机呢?!

“在先生醒来之前,您不可以和外界联系。”保镖冷冷道。

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好好教训你的。白清雨在心里暗暗发誓,瞪了一眼保镖后扭身进了厕所。

她再出来的时候屋子里多了个男人,带着一副金丝框眼镜,随身带着个大箱子。

“伤口已经包扎过的,没有感染的迹象。”那人说道:“先生迟迟没醒应该是累的。”

“你的意思就是他是睡着了咯?”白清雨双手环胸靠在厕所门边。

这个女人是谁?

金丝框眼镜上下打量白清雨,脸上写满了好奇。

要知道,这个岛对先生来说意义非凡,他可从来不带别人来这里的。

“这位是……?”金丝框眼镜看向保镖。

保镖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

左恒醒过来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

他才刚闷哼一声,保镖就已经大声喊了一句“远飞!”

声音落地,金丝框眼睛推门焦急进来,“怎么了怎么了?!”

“先生醒了!”保镖难掩激动。

原来这个人叫远飞啊,白清雨撇撇嘴暗想,给他让开了位置。

“……水……”左恒声音沙哑。

保镖要上前送水,却被白清雨制止了。

“不能直接喝,用水擦擦嘴唇,他失血太多了,喝淡盐水最好。”

听到白清雨的声音,左恒眉心皱了皱,缓缓睁开眼睛。

看到白清雨的时候,他眼底带着诧异。

“白……清雨?你怎么在这里?”

白清雨楞了楞,继而缓缓挑起眉毛。

“你问我为什么在这里?”她指住自己,“你把我绑架到这座岛上,现在又问我为什么在这里?!左恒,如果你不是有伤在身,我一定会打你一顿的!”

她眼睛里藏着一团火,抿嘴生气的样子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

左恒空落落的心忽然注入了一汪清泉。

清清凉凉,又有活力。

“你现在最好把我送回去,然后乖乖的去和我爷爷说,你不要娶我。”白清雨开出条件。

腹部明明疼痛难忍,左恒却抑制不住想笑。

“如果我说不呢。”

“什么?”

“我不愿意把你送回去,也不愿意说不娶你。”

…………

胡家。

胡父不知道自己招了哪门子的瘟神。

最疼爱的小女儿订婚宴被砸了不说,现在人家又携家带口的上门来找事。

问题是,他还不得不赔笑。

“白老先生,您肯定是误会了,我们真的没有见过您孙女。”

明明是在胡家,白家众人却像是主人一样高高上座,胡家的人在一边陪着小心。

白清雨的叔叔冷哼一声:“我们家清雨人见人爱,娇的跟朵花一样,从来没招惹过什么事,要说仇人,那只有前几天的那件事,不来找你们我们又去找谁呢?”

人见人爱?娇的跟朵花一样?从来没招惹过什么事?

胡父想想白清雨张牙舞爪的样子,气的肝都有些疼。

“是是是,那天是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不过我们没有放在心上,白小姐肯定不是无理取闹的人,我们知道是背后有人挑唆。”

说道这里。

程子菡的前男友顿时来了精神。

“是啊,肯定有人在背后挑唆。”

他意有所指的看向程子菡,“有一些人表面虽然看起来无害,内里其实不定是什么样子呢,为了您孙女好,您最好是让她少和这样的人来往,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胡父想阻止已经来不及,恼的他后槽牙都要咬断了,恨不能上前给这个新的上门女婿一个耳刮子。

白老爷子面色果然变冷,“我虽然老了,也不至于让你说教。物以类聚?好!你们胡家找的女婿可真好!!”

“白老爷子,他不是这个意思,你听我解释……”胡父急出了一脑袋的汗。

正说话间,白老爷子的管家面色古怪走了过来,“您的电话。”说着俯身凑到白老爷子耳边,“是左恒的电话,他说别让其他人知道是他的电话。”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